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12

  上回讲到:章太太决定舍财免灾,也做好了一死抗争的决心。(往期连载见下方链接)

  第二章、香消玉殒(6)

  “是。”门房说着一溜小跑到大门口,刚刚打开门,招呼着,“舅爷,我来了。”

  “我是你祖宗!”翟同道一脚就踢在了他的心口。

  这一个窝心脚生生就没让他起来,门开后,沈伯远等人鱼贯而入,直奔正院堂屋,进了院,几个伙计在院里肃整站好,翟同道迈过台阶,指着章老二就要骂,沈伯远一把拦住了他,拱拱手道:“章二老板,别来无恙。”

  “哎呦喂,这是哪一出啊?大白天明火执仗打劫啊!”章老二是泼皮破落之人,多行不法之事,并不惧怕,反而撒出一副无赖面孔,他知道这些买卖人正派的都要名声,故意问道,“哪一位是这寡妇的奸夫啊?”

  “你不要血口喷人。”翟同道一把拎起章老二的领子。

  二太太一看这架势,立刻坐在地上撒泼打滚,大哭大闹:“这世道啊,亡夫尸骨未寒,寡妇勾三搭四,奸夫强占家产,都打上门了。”

  这话在正派人听来,字字诛心,一时间众人都没法儿再用强,就僵持在了当下,冷子豪平日里常常出外收买古董,见得乱世多些,岔开话题道:“章二爷,我们不是强人,只是这位大奶奶已经将宅子卖给了沈老板,你们拖着不搬家,只能出此下策。”

  这一句话,点醒了众人,章太太最先反应过来,起身对着众人深施一礼:“诸位吉祥,家中遭难,给几位添麻烦了。”

  “嫂夫人客气,江湖不平事,江湖自由人管。”翟同道拱拱手。

  刘妈此时也踉跄而归,冲进堂屋,见到太太小姐无恙,脚一软又跌坐在地上,嘴里念着“阿弥陀佛”,章太太知道这救兵必然是刘妈机灵搬来的,起身扶起刘妈妈,柔声道,“妈妈辛苦了,可还能走动?”

  “能,能,老婆子好着呢!”刘妈搂过惊魂未定的小姐。

  “那好,先带丫头回内院吧,这屋里污言秽语,吓着了孩子。”说罢搂着丫头柔声道,“你先和妈妈去歇会儿,娘和伯伯们说正事儿,莫怕,凡事都妥妥的。”又抬起头对翟同道福了一福,“烦请翟爷带几个妥当的人,看护着小女。”

  “那是自然,走着。”翟同道抱起来小姑娘,搀扶着刘妈,走出门去,对着院子里的伙计道,都跟我去内院。”

  章太太的镇定自若一时间竟然震住了众人,章老二和二太太也没再施展下去,只是看着她如何往下行事,章太太伸手让道:“沈老板、刘老板、冷老板,请坐,今日危难承蒙相救,大恩不言谢。”

  “嫂夫人不必客气,不能让章兄九泉之下还不安宁。“刘福瑞立刻安慰道。

  “吴妈,上茶,越发没有规矩了,来客人了。”章太太对着守在门口看热闹的下人吩咐,吴妈领命而去,不时端上茶来。

  沈、翟、冷三位踏实坐着吃茶不语,盖碗里的茶叶不错,一时间茶香氤氲,章老二一番撕打,衣衫不整,见状也端正着长衫的钮袢就要坐在八仙桌香案前的另一个正位上,章太太厉色质问道:“二爷,哥哥尸骨未寒,你就好意思坐在他的椅子上吗?你不怕他看着你吗?”

  这话说得章老二不由得一抖,脚下只得移步到下手一溜椅子上坐下,二太太也从地上起了身,整理好衣服簪花,坐在了二爷的旁边,闹得一场口干舌燥,端起来茶碗一灌被烫了一下,一口茶水喷在了衣服上,好不狼狈,撒气道:“都愣着干嘛啊?谁藏了我家的房契地契,赶紧拿出来,否则我就报官了。”

  章太太并不理她,慢条斯理地说:“大爷过世后,我也知道家世艰难,已经把宅子和铺子都卖给沈老板了,房契地契也交了出去,这是所得银钱,二爷要是腾挪不开,先拿去使吧。”说完就把几张银票递了过去,这是历年来章家的存款,章老板生意从不冒进,每年都存下一笔钱以备不时之需,多年以来,已经不少。

  章老二闻言,急忙放下盖碗,仔细拿过银票查看,虽然不少,却和宅子铺子的价值所差甚多,道:“就这么几个钱?”

  “时逢乱世,命都不值钱,何况房子铺子这些身外之物!”冷子豪道。

  “哼,别说这么几个钱,就是金山银海也不作数,铺子宅子都是祖宗传下来的,大哥有一份,我也有一份,我不签字画押,卖不了。”章二爷大剌剌往八仙桌上一坐,继续喝茶,打定了主意耍泼皮无赖。(未完待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5/65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