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陌上人如玉

  小说梗概:2020年,庚子年;1900年,庚子年,两甲子,百二十年,日月不言,金钗不褪色,那些人却渐渐走了,故事留下了,我听过的、看过的、那些闺阁故事,她们在岁月里用自己的方式挣脱束缚,也许一生从未真诚滴爱过一个人,放纵过一次心,但是梦里都有陌上人如玉。

  第一章、北平庚子

  北平的那一年,夏天冷得像人间地狱,街上如坟场一般,死人随处可见,富庶的人家被掠取一空,失去玳瑁的梁柱纵然雕花花彩,也像墓穴,埋葬了一切,炮声隆隆之后的连续杀戮洗劫已经让人疲惫到极点,跑不动了,躲不过了,虽然有不甘心,却只能等待着厄运击中自己。

  扛着扛着,就过去了,饭要吃,日子要过,能不出门的姑娘媳妇还是藏在家里,必须讨生活的妇人还是要出门,虽然日夜悬心,却也平静了下来。

  买卖粮食的店铺还兴盛,古玩店就萧条了,怕被抢的,被抢怕了的,都有,每日店门紧闭着,偶尔有想趁乱世低价买些便宜的人都是悄悄地来,小心地行事,琉璃厂几条街行人稀少,东街头上有家小店,店面不大,却整洁干净,柜台里放着一方方的石料,是个篆刻名章的店铺,因着八国的洋鬼子都不太懂也不稀罕这东西,就保了个平安,还日常地维持着买卖,老板沈伯远,自己就是掌柜,平常的章子拿起来能刻,有讲究的客人定了名士佳作,他自去安顿,小伙计从闹乱就跑回乡下了,每日里只有他自己,还是一壶茶、一柄湘妃竹的扇子,悠悠然然,似乎天下大乱也与他无干。

  这一日清晨,沈伯远如常开门洒扫,把闷了一夜的茉莉花搬到外面,混浊的香气本来腻住了深夜,被秋风一吹,清爽透彻起来,天就凉了,该换成菊花了,扇子该收了,夏日里兵荒马乱不知道小伙计把自己棉茶壶套子收哪里去了,棉衣服也该收拾收拾,自己是个鳏夫,独生儿子自妻子死后养在岳母家里,家里的事儿平日里由门房夫妇打点,自打他们躲乱世回了乡下,三餐茶饭无着落,一日衣裳无人浆洗,自己这里着实失了妥当。

  正在胡思乱想,放下花盆,掸掸身上的土,忽然就看见了店面隔壁的胡同口躲着一大一小两个人蜷缩成一团,不知道是死是活,沈伯远轻轻叹了口气,乱世人命如草芥,北邙荒草添新坟啊,一面感慨,腿就迈了过去,想看个究竟,真死了也别让人家暴尸街头,走到近前却发现是个女子抱着一个孩子,看衣着,锦缎虽旧却齐齐整整,小孩子也是溜光水滑梳着两个抓髻,沈伯远守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不好伸手,低声探问道:“这位太太,这位太太——”

  那妇人闻言醒来,落下掩面的袖子,似见到救星,落下泪来:“沈老板——”

  “呦,嫂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快起来,到店里来坐。”沈伯远因着认识这妇人的丈夫,又是乱世遇难,也不怕人家说闲话,从妇人的怀里抱过来犹自在睡的小女童,搀扶起妇人,向自己的店里走去。

  进得店门,那妇人将小女儿安顿在凳子上接着睡,自己正襟危坐低着头,她是不远处今古斋老板的太太,夫家姓章,上两个月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城,洋鬼子打砸抢,地痞流氓也跟着打砸抢,章老板为了护着店里的东西,趁乱让人打成重伤,乱世纷纭也找不到凶手,又心疼损失的东西,愤懑加伤痛驾鹤去了,剩下这孤儿寡母,沈伯远拿起茶杯给妇人倒了杯茶,递过去问道:“嫂夫人,您怎么睡在街上啊?”

  章太太闻言,泪落满面,放下茶杯,扑倒在地,一个劲儿磕头,道:“沈老板,求您救救我们娘俩儿,求您给咱们主持个公道,给先夫的名声主持个公道。”

  (未完待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4/64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