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好文分享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夏收一幕

  家乡麦子开割了,和往年比较,还能早个三、两天,长长的麦穗,饱满的颗粒,又是一个丰收年!

  看着田间着急抢收的收割机,望着一片片金黄灿灿待收的麦田,再看着父老乡亲们繁忙喜悦的笑脸,这让我浮想联翩。

  那是2010年,孩子一时激动兴奋,看着别人开着时髦神气的大收割机,很是羡慕,经全家协商,我便以12.4万元(未计农机补贴)购买了一台、雷沃谷神、一百马力、夏、秋两用大型收割机,机子在回家途中就绑上了大红被面,也购了鞭炮,全家的喜悦和兴奋也就不用说了,这也让我左邻右舍甚至邻村的乡党也都投以羡慕的眼神,满口称赞,那时收割机较少,我全乡也就是四、五台收割机,起初的前两、三年还算不错,一年两料下来纯利润不到2万,可以吧?!一年两个忙季也就是忙十几天,其余时间我和孩子照样上班修车。

  可过了两三年,兔就不在陈窝里了,机器由于磨损就需要更换许多配件,我一年两季修车费用大概在3000至7000元不等,而且检修费逐年增加,没进哪行门,也就不知道哪行的苦衷,那时弄个大收割机,表面烟尘尘雾沉沉,一块地就收入一百多二百多元,好让人羡慕,其实并不尽然,它除了饱含艰辛,往往还存在着许多风险,就象我每年收割时,首先必须留神高大机子头顶上是否有三相带电的明线(农父灌溉时田间上空斜拉的三相裸体电线,往往都带着电、也很低)发现后,就赶紧用高木杆几个人撑起电线,让收割机从下面慢慢过,稍不留神那就出大事情了,还要不停操心田间两头和中间灌溉的水管水泥桩,这些灌溉用的水管水泥桩,往往就把机子割台撞坏了,一修就是大半天,若在壕岸上边的庄稼收割时,一定还要操心远离壕岸,确保安全,就这样,紧操心慢操心,特别是秋收,当机子还正收割时,往往突然就掉进墓坑里去了(古久坟地,平整后看不见,但收庄稼时,重大机子一压就掉下去了),都快翻了,这都是常有的事,同行也都一样,就看运气了,我一年最少掉进去过一次,最多掉进去过三次,这就赶紧又找挖掘机又寻大拖拉机,挖呀!拖呀!又是大半天,酷热的天气,疲惫的身子,急燥的心情,虽很苦很累,蜐娃支桌子,还得硬撑!因为三、四天出去就逛(光)板了,(外地收割机又来的很多,当地庄稼就收完了)这也都不说,购机子就准备着和孩子下苦工呢!

  再说,弄(购)机子人,最烦的是机子沒劲,一上战场,确有时间紧、任务重的感觉,就象我机子,跑了三四年,换缸环,换油泵,换喷油嘴,空滤、油滤就换个没数(这些机部件的好坏,它都直接影响着发动机的发力)费用一大堆,但一上场,还是跑不动,无奈,听同行说,机子上装个“增压器”就好了,于是,孩子就立即不到两千元在网上购了一套所谓的高品质“增压器”,连夜晚请师傅装好了,不说心喜若狂,但希望和信心满满,可谁知第二天到收割的关键时刻,正值烈日炎炎,盛夏似火的午时,也不知道是“增压器”的质量问题还是师傅没有装好?机子就在我村前、麦田的收割途中“飞车了”,顿时,浓烟滚滚冲天而起,就如往昔的蒸汽火車启动,霎时烟雾弥漫了整个天空,父老乡亲见状,有提水桶、有手持铁锨的,都纷纷朝着奔来,好似电影里的一幕幕,故障原因是:发动机的润滑机油和燃油串路了,飞車了,孩子不给油,机子也光是跑,孩子艰难地拉开档位,关掉燃油路,机子不跑了,发动机照样飞转,还越来越带劲,滚滚浓烟依旧,我想着机子上满满的一大箱燃油,如若失火,肯定爆炸!再惊望着看不清的大片干燥麦田,不敢想的后果,就立即拨打119,急忙联系不上,但前面“高铁”的监控摄像却报了警,乡镇一大批人员匆匆赶来了,机油燃烧完了,机子才灭火了,阿弥陀佛!把我没吓死!侥幸地避免了一场大的火灾。

  再说,弄(购)机子人,也都最怕在收割途中机子突发故障,虽忙前再三检修,但收割途中也都很难避免故障,记得哪天晚上,我和孩子带着忙碌一天的疲惫,请人检修车底下的变速箱故障,直到凌晨四点,可第二天还得六点早起,还需奋战在酷热的三夏第一线,哪种疲惫和艰辛只有孩子和我知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可真是个减肥的好渠道,我一料子忙下来,象个非洲黑人都不说,体重最少减五、六斤,因为在外边,酷暑盛夏一天天,虽也带着食品,但吃不下,光想着喝水)哈哈…都怪钱上有火呢,卖盆的自寻的;这也都不说,但往往和外村的一些农父乡亲闹的还不开心;我时间长了,步量地亩还是比较准确的,有些人,他们给我一片地少报个三几分地,算下来也就是二十来块钱,这我也能过得去,但有人却硬要少报半亩甚至七分地(有时割五亩左右的大片片,还有少报一亩多的)这我就感到太不合算了,我说,“你若怕我步量的不准,我机子上有长卷尺”,人家说:“谁知道你哪尺子是哪个朝代的!”人家和你喊两句,也不给钱,扭头就走,(人家才不考虑你弄机子人的艰辛)咱又不能撵着人家闹仗要钱,我又忙,出门低三辈,也只好吃个哑巴亏。也正因为这样,我后来都用上高科技了,我让孩子几百元购了部“卫星遥感地亩测量仪”,还有两部“对讲机”,我由于每天不停跟着机子跑,操心安全,太累的不行,就这样,若发现田间机子头顶的底电线或前边有壕沟、中间有水管水泥桩什么的,就赶快用对讲机喊孩子停机。(哈哈…整天手拿着两个奇特小玩意,田间来回跑,看着还牛逼洪洪地,实没想开着筛子大的花,沒坐下籽麻大的籽)后来我想,还是我本村子人好,虽说我都能知道他们家几口人(队上按人口分地)多少地我都清楚,但也都没一个人给我少报,为了报答我村左邻右舍的厚爱,哪年收玉米,外边行价:收一亩八十到九十元,我给本队全部按七十元,而且最后算帐,再都少收个十元、八元还有二十元的不等,我小队约三百多亩地,这样,表面上算,我约一料子能少挣三、四千元吧,但实际上我却还多挣了三、四千元,因为,别的机子基本都没活了,机子歇下了,我却连夜晚还忙了不到两天(因为:我小队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在等着我机子收呢。)就这样,兄弟姐妹,叫叔叫姨的也都高兴,我也落个人情,也不存在不开心,娃她妈说:“咱就全当人家给咱少报咧”,我说:“沒有,咱实际上把钱挣了。”

  我和孩子把收割机折腾了七、八年,途中,我看孩子每年要换两次笨重的大割台,(两用机子,每年需换两次割台)很辛苦,经同行介绍,便在本县桑镇的北安谷村,以不到七万元还购了一台二手“玉米专用收割机”,可时代在发展,计划赶不上变化,随着农村的深化改革,土地集中流转,我村已全部种植了花木景树,周边的庄稼也都少了很多,再加上机子也多了还有不少外来机子,再说,孩子和我一样,看着两个机子和家里的一大堆机子带、齿轮、链条等等配件,都感到很烦心,于是,我就把机子全部处理了,按行价,购的二手玉米专用机赔了三万多一点,我原来的两用机子属于淘汰货,卖了废品八干伍百元,赔完了。(哈哈…朋友都别笑话我)到晚上,我把七、八年弄机子的帐大概算了一下,没赔,也没情况,娃打娃,吃了个鸡蛋转了个屁,怂沒顶,落了个七、八年的担心、艰苦和疲劳!打车不剩旋棒槌,还不如跟着孩子机子一年两料跑的蹦蹦车,我老伴说:十万元存银行,七、八年,轻轻松松也四、五万呢,这都不说,我实在心疼我儿子哪时太辛苦了。

  如今说实在的,我看见夏忙满地跑的收割机和哪一片片待收的金黄麦子,确实还有一种难以说清的感受,再想想辛劳繁忙的父老乡亲,虽也很高兴的抢收麦子,但一亩麦子的效益算下来,扣除种子、化肥、农药、灌溉、还有机子耕种、攉畦子和收割等等费用,这还不算作务人工,丰收了一亩地也就能落个一百元左右,农父乡亲一年年的辛劳作务,还不如在外打工一个月,想到这里,一些外村乡党前面一片地给我少报的三、五分地,也就感到无所谓了。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4/64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