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记忆深处的一条路

  最早时,我们是骑着自行车回老家的。在我的记忆中,自行车的前梁坐久了要不停地挪动屁股的位置以减轻酸痛感,后座不压屁股,但是很颠,如果稍有打瞌睡就有可能从车上掉下去或者脚被夹,曾经脚被夹了两次,所以,我通常会被安置到前座。回老家的路特别长,过了兴平北什子,横在眼前的北坡是万万骑不上去的,大人只能奋力地往上推,上了北坡,大人长舒一口气,抹把汗,感觉已经取得了一半的胜利。然后车子会嗖嗖地往前飞,小风吹着非常惬意,途径陈文村、依将村,一转眼就到了余村、杨村、莪子村。这个莪子村非常重要,后面还会提到,每当到了莪子村我就异常精神,提高警惕,也不断祈祷大人能不能骑快一点,只因为那几年莪子村出了杀人案,让人异常害怕。过了莪子村的大渠,再过了我的先人们的公墓,就到了功神村,俺们村。界畔就是这条大渠,莪子属于兴平,功神属于礼泉,就这样,我成了一个“混血儿”。

  后来,有了蹦蹦车。我堂姐到兴平西郊上高中时,逐渐出现了一个非常方便的交通工具,蹦蹦车。我天性喜欢热闹,周内和堂姐住在一起,周末也要然着她回老家。我们坐过几次蹦蹦车,蹦蹦车从兴平北什子发车,终点在 莪子村,我们每每还要骑着自行车以完成 莪子到功神这一段路,这时蹦蹦车就体现出了它的多功能性,壮实的蹦蹦车司机三两下就能把我们的自行车茄起来绑在蹦蹦车的尾部。前提是我们人都得先从车尾上去,司机每每说放心放心,你人先上,人上起了,最后绑车子,我和堂姐都很担心我们的车子,坐在车上还不停地张望着自行车的位置,等到把自己的车子绑上蹦蹦车了,车开始突突突地发动,我们才放下心来。蹦蹦车的优点是半敞篷,透气又拉风,缺点是到了终点灰头土脸,像出土的兵马俑。我们也不是回回都坐蹦蹦车,蹦蹦车的票价是一块五还是两块,对我们来说挺奢侈的,如果时候不晚天气也好,我们还是会选择骑着自行车回老家。

  途经的村落 情况好了,我们骑摩托车回老家。当BB机,大哥大逐渐在兴平出现,家里情况也慢慢好转,家里迎来了第一辆大踏板摩托,但是它的动力还是不够,上北坡还是稍显吃力,特别是再驮一个我,每次快到坡顶时都奄奄一息。那时老爹单位有一辆大摩托,三个人上北坡也没有一点问题,但那属于公车私用,只能是偶尔来那么一次,每当坐这个大摩托上北坡,心里都是一百万个安稳。

  再后来,兴平北什子有了班车。与蹦蹦车相同的起点和终点,已经不敞篷拉风了,而且,它不再能挂那么多辆自行车了,只能给车顶上绑几辆自行车,坐的人反而更多,自行车位越显紧张。好在这时候有了电话,到了 莪子,还得给安装了公用电话的大伯家打电话,大伯家的堂哥,二伯会满心欢喜地骑着自行车来接我们,无论有多晚,接上了我们,一路都是欢声笑语,笑声飘过了我先人的公墓,飘过了我们的果树地,飘过了村落。

  左一为莪子村与功神村的界畔大渠,亦为兴平与礼泉界畔,左二为功神村公墓,右图为进功神村前最后一里路,两边是自家人的果树地 现在都是开车回老家。大伯家二伯家都有了汽车,过年时我们所有的孩子都会开车回老家。路修得越来越好了,但是年年过年回老家都会发生严重的堵车,从杨村一直堵到 莪子村,绵延好几里路,进退不得,两边都是低于路基的果树地。每当这个时候,都会急得头上冒汗,眼看着都过了中午十二点,一年也就那么难得的一两次拜访,就怕对大伯二伯四伯家造成一种不尊重的感觉,有时会对老公吵吵几句,嫌弃他出发晚了,吵完后也没用,还不如自省一下为什么会忙到对老人的拜访变得这么少。家家各有各的事,也难得能聚在一起,但凡聚在一起,长辈们每每还安慰我们,对我们表示理解与支持。 兴平到礼泉,北什子到功神,这条路,我从童年走到了现在,路在变,路边的风景在变,甚至路的起点和终点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变的是两边的人,爱一直都没有变。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4/64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