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虚幻

  背景:大学宿舍

  内容:梦境与现实交错实录,彻底清醒后(主观感受上的清醒,但未知)写下此文,可能会细思极恐也可能会引起不适。

  婷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但她走了,我感觉到了。

  外婆家多了莫名其妙的蚊帐,但妹妹还是那样。不知道为什么会像一条蛇,我想叫她去我家玩。外公煮了一碗看着很辣的面条,妹妹不吃,我感到很饱,但我还是吃了。总觉得差点东西,耳机?钥匙?或是其他。

  不知道妈妈到底出现了没有,好像就在对面,又好像从未出现。

  我们从狭小的过道走出,却出现了宽阔的栅栏,和一个只有上半部分的滑梯,要做奇怪的一系列动作才能使下半截滑梯变成透明的实体,穿梭到另一个空间。我偷懒了。因为那看起来像某种宗教信仰。看着她下去,很流畅。我迟疑了,怕那滑道根本就不存在。不得不认真重新完成那一套奇怪动作,安心向下……

  11点的闹钟响了,我肯定我按了它,大脑也发出“再睡一会吧”的信号,发现室友贴心的关了我这边的灯,我便摘下眼罩,倒头入睡。自然地向左。

  在一间狭小的浴室里,没有窗子也没有门,只是有一个穿着黑色束腰长裙的女人,中长发遮住了她的五官。红色亦或是黑色高跟鞋?赤着脚也没准呢。看到短刀上猩红的血迹之前,我就明白她在对捆绑在对面的男人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总觉得我会做到这样的梦,没错,我知道这是梦。所以淡然地看着她的解剖过程。可我也没料想到钉子会插满了他的身体,肠子尽数被抽出,甚至还有鞭打过的痕迹。我没想过这些细节,她心里一定住了一只魔鬼。

  奋力挣扎着睁开眼睛,可能由于她们那边的灯太过刺眼,我在睡梦中自然用被子蒙过头。却发现,在眼前的灰白格子图案,跟那浴室的瓷砖一模一样。不知怎么地,我依旧困得一塌糊涂,把手臂放了进来又睡着了。

  还是那个浴室,唯一不同的是,她体内的怪物好像出来了,歪歪斜斜的在她右侧,我发现了那是我的手臂。感觉像我推了她一把。

  睁眼。

  闭眼。

  睁眼,我不知道现实过了多久,可我觉得就是一瞬,和过去的每一次都类似。我从被子中出来,胡乱地重新戴上眼罩。

  熟悉的感觉来了,我知道这是鬼压床,我撕裂地叫着室友的名字,却无人应答。

  挣扎着醒了,问她们有没有人听到我刚刚说话,无人应答。不会还是梦吧,我猜只是她们带着耳机没听到罢了。

  一切很突然,我从床上坐起,问她们什么时候去吃饭,我说我不吃了,我还要睡。

  婷回来了,她在浴室洗头,我敲门问她要不要去吃饭,她说有包裹要寄出去,“好啊,那我陪你去吧。”这样我又可以出去吃好吃的了,可我一点也不饿。在我的书桌上不知道我在搜寻什么,耳机?钥匙?或是其他。她怎么还不出来啊。

  一切很突然,我从床上坐起,问她们什么时候去吃饭,我说我不吃了,我还要睡。不同的是,她并没有回来。

  她们还在各自学习或是看电视,我怎么还在睡?不行,我必须得起了,还有事情要去做,还有饭没吃……可是似乎有人掐住了我的喉咙,我无法动弹。

  窒息的感觉无限循环。

  一鼓作气坐了起来,告诉自己不能再睡了,依赖着手机分心,总算没有那种被梦魇拉扯着的感觉了,可这里是现实世界吗,或许是吧。有人这样告诉我。我觉得还可能是另一个平行时空,也有可能从一开始就在梦境里循环。沉睡于现实还是在虚幻中醒来,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不管这么多了,我下了床,迷糊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去做呢。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3/62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