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班组往事6

       记忆,和时间比起来,像旅途中的列车一样,过了一站又一站,时间越长越模糊;记忆又像大海中的一片泡沫,偶尔浮起,偶尔下沉,总有些人,总有些事让你想起。在洗煤工作近三十年,那堆的像小山似的,满是煤尘的煤场,高大的洗煤厂主楼,笔直成行的白桦林,还有自己开过的斯大林100型推土机,共同工作过的工友兄弟们,心中充满难以忘怀的情感,似大海里的冰山,浮动在记忆的深处,冲撞着你的心扉。

      1989年我职高毕业分到当时的洗煤厂,通过培训科老师介绍,洗煤厂前身隶属于包头市矿务局选煤厂,生产用的原煤主要来自包头市石拐子煤矿、东河区杨疙楞煤矿、土右旗悦来窑煤矿等,后来为适应包钢的发展,划归包钢管理,更名为包钢洗煤厂,最辉煌时有职工近千人,属公司付处级单位。早晨我骑着我的雉鸡牌自行车去上班,骑行在张家营到洗煤厂这条路上,每天总能看见洗煤厂厂长、书记、总工程师、工会主席等同乘坐一辆不知啥名的面包车,打你身边驶过,李厂长总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目视前方,像检阅部队似的望着骑自行车,还有走着上班(大集体家属工)的洗煤厂职工们,骑着自行车的干部们也不时地和他隔窗挥着手,开小面包车的司机师傅一声笛鸣,小面包车扬长而去。

      入厂年轻时我也有自己的梦想,学个技术工种,加入党组织,能不能在本单位处个同事女朋友啥的……那会的年轻正式工女工还是比较多的,大多都是同龄人,包钢技校毕业的居多,现在都有的已经开始享受自己的退休生活了。培训科一来新工人必组织岗前学习,上课时培训科老师还得去门口撵那些探头探脑,瞄女工友的后生们,中午下课去厂食堂打饭,当你看到穿着干干静静,蓝色帆布工作服,脸上活力四射的年轻女工友时,她们的身边伴随着定是好几个护花使者,那会儿机修车间的云美女、涛美女、兰美女等同事,当年追求者,如众星攒月般。我和杨同学趁师傅不在时也经常教她们学着开开推土机。当然,爱情有时不是你刻意去追求的,有时也可以说是机缘,也可能是你幸运,你如果一样不占,那只有去开你的斯大林100去了。前段时间还在厂门口遇见过云美女同事,聊了聊,她性格还是那样开朗,谈起她学习上进的女儿满脸笑容。

      原煤车间和现在的备煤部差不多,工作环境不好,因为是原煤,生产作业时粉尘特别的大,离老远就能看见原煤车间8层楼高的,手选楼上没玻璃的窗户口里,煤尘飞扬,房顶的除尘管里冒出的煤粉尘,拖着长长的黑尾巴飘在半空中。公司安环部去过多回,包钢设计院负责改进生产工艺,安装了带喷淋的滚筒转煤筒,生产劳动环境才得到了些改善。夏末秋初,工作不忙时我们这些年轻人也会去宋家豪老乡成熟的庄稼地里“偷窃”一把,掰人家几个玉米,挖几颗土豆,摘点毛豆,回来烤着吃,如果不走运气,被老乡逮了,那你啥也甭说,掏钱赔吧!这片地的果实今年就全部卖给你了,你替老乡收割,老乡就收割你。就是有前车之鉴也阻挡不了我们这些爱动的年轻人,不为吃,图个“偷窃”刺激的心情。现在想起来,那会活的才是快乐开心,同事之间交往友情纯朴。说起原煤车间,不的不说说一个人,咋说呢,这位工友用现在的话说,挺具有正能量的,外号“大耍”86年参加工作,个子高,头发稀疏,两眼睛贼亮贼亮的,牙发黄,牙缝宽,爱喝名茶,讲起茶道来没人能比了,走哪里儿手里总端着个茶杯。我知道的版本是他爱推个牌九(赌博的一种玩法),但输赢数目不是很大,说的话却挺吓人的,口头禅“这几个小钱,我靠,你见过我拿饭盒装10元的钞票没?一饭盒钱我一把全砸上去了……”后来这外号就传开来了。耍哥干事爱叫个真,车间给职工每月发几付手套,这月发多钱奖金等,如果车间、班组、分配不公,耍哥必会替工友站出来说话,工友也笑称耍哥是纪委干部,车间领导见了耍哥也发怵,因为耍哥有正义感,后来因举报不实,和新来的外号“辣椒”书记吵架,影响特别大,总公司最后借口让耍哥参加一个啥培训班,调别的单位去了,大耍哥这回还真是耍了把大的牌九,输赢别人不知,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3/61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