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送水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三十年前的我,正上小学三年级,还没有读过这首脍炙人口的诗句。只是感觉一夜之间地里的麦子就黄了。因为麦子黄了,父亲就急了,父亲一急,他的脾气就像天上的日头,有点火爆了。

  我的家在兴平的北原上,地广人稀,一人能分得二亩三分地。家里孩子小,劳力少。一到了收麦子的时候,家里的气氛都是紧张的,我和弟弟妹妹再也不敢胡生事,都把眼色长上了。村外的“算黄算割”叫得欢了,爸爸去地里看回来说,好几亩麦子都黄了,得找几个麦客了,要不麦穗就落地里了。这天天还没亮,我们还在睡梦中,爸爸就骑上他的28自行车去了县里。妈妈也在晨光熹微中起床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坐在了灶下,妈妈蒸馍时,我就烧火,一直都是这样。太阳露出了半个脸,厨房里水蒸气氤氲着,大铁锅里飘出淡淡麦香味。我听到外面响起了清脆的自行车铃声,爸爸回来了!自行车后面跟了四五个背着蛇皮袋子、操着外地口音的黝黑汉子。妈妈把两笼屉馒头刚提出锅----白胖胖、软乎乎的。灶膛里熟了一大勺油,搪瓷碗里是半碗辣子面,热热的菜油泼下去,碗里红汪汪的油泼辣子冒着热气,滋滋地响,还有一大碗拌得香辣爽口的咸菜。大铁锅里是熬的黄澄澄的大颗玉米糁子的。爸爸招呼着那些人洗手洗脸,我和妈妈把饭菜端上了小方桌。这边饭菜刚一上桌,麦客们顾不上擦干刚洗完的手,一手抓一个馍馍就往嘴里送,两三个下了肚,这才掰开一个馍,夹上咸菜或辣子,咬上一口,细细嚼着,再喝一口糁子汤,那有滋有味的神情,好像比吃山珍海味还享受。妈妈在厨房里小声的嘀咕:“这些人怕是两天没吃饭了吧?这两笼馍一顿就要吃完了!”爸爸坐在麦客们中间,热情地招呼:“再吃个馍,哎,伙计,再给你舀一碗饭。”这一顿饭吃得才叫一个风卷残云,酣畅淋漓。终于,他们中间的一位先站了起来,打了个响亮的嗝儿。把那一身脏兮兮、皱巴巴的衣服抻了抻,转身拿了镰刀,吆喝着大家说:“走嘞!去和掌柜的上地里去。”

  妈妈收拾完碗筷也要去地里干活,临走时嘱咐我说,过了十点给地里送一桶水。

  那年的我十岁左右,弟弟六岁,妹妹四岁。在农忙时,也常常帮家里干点力所能及的活。至于送水我很有经验,一般我会提前把水烧开,在那个专用的桶里放上茶叶,把开水倒进去,等上一会儿不太烫了,和弟弟用一根木棍儿抬着送到地头去,这不算是个有难度的活儿。如果恰巧碰到地头有卖冰棍的,爸爸会很大方地给我们一人买一根作为奖励,那甜滋滋凉丝丝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还是让人齿颊生香,唾津潜溢!

  一看表,还早,看会儿电视吧。我掩了大门,偷偷带着弟弟妹妹钻进房间,打开电视。这一看可麻烦了,不知不觉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不知过了多久,邻居的二叔回来了,走到我家门口大喊:“丫头,你爸让你赶紧把水送到地里去!”呀!我的脑袋嗡了一下,等到回过神来,一看表:10:30了。天呐,这可怎么办?现在烧水,等到晾凉至少得一个小时,送到地里都快12点了,不被骂死才怪呢!不晾凉的话万一烫伤了我和弟弟怎么办?看一眼屋外,日头更加的毒辣了,有点像爸爸愠怒的目光。想着想着我的额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俗话说急中生智,我忽然有了一个大胆而绝妙的想法……

  我迅速找来水桶抓了两大把茶叶,把家里两只暖瓶里的水咕咚咕咚全倒了进去,很快茶叶在里面打着旋儿,一只只都舒展开来,水也变成了深褐色。我掀开瓮盖拿起瓢就往桶里面舀凉水,等桶里的水差不多满了,一试水温刚刚好,颜色也还行。有了,再加上些白糖可就是糖茶了,糖茶的美味一定可以遮住生凉水的味道吧。说干就干,我端来了一只小凳子,从橱柜的最上方找来糖罐,用大勺子使劲挖了几下放进桶里,一桶糖茶做好了!我急忙找来棍子,和弟弟晃晃悠悠地抬去了地里。一到地头,日头更毒了,田里的麦客们都挽起了袖子和裤腿,也顾不上扎人的麦芒,挥舞着镰刀干得正起劲。他们黑红的脸上,全是汗水,衣衫也早已湿透了。“水来了”弟弟喊了一声。麦客们放下了手里的活,蜂拥而上,围在了桶边。这天气,可真是渴坏了他们,有人嘴上已经起了一层皮。他们把那双又黑又粗糙的手在身上胡乱一抹,拿起水缸舀了茶水就猛灌下肚。一边喝,一边连连赞叹:“好喝,好喝,过瘾!”可能是因为干活人的夸奖,爸爸也没有因为我送水晚了而责备我,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送完水,正是烈日当空,和弟弟走在的路上,另一种担忧却悄悄袭来,刚才那一瞬间的喜悦已经慢慢褪去。想想自己今天送的茶水是一半开水一半凉水兑的,心里不由得七上八下。万一那些人喝坏了肚子怎么办?听妈妈说人在渴极了时不要喝凉水,这时候喝冷水就好比刚汲的冷水倒进了热锅里,锅可是要炸掉的。哎呀妈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捂上了眼睛。我似乎看到了一个麦客在地里捂着肚子嚎叫,还有人上吐下泻直不起腰来。爸爸那严厉的目光似乎也正望向我。我的脑子里一直闪现出很多的画面,每一幅画面都让我胆战心惊。一步捱着一步,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空气中热浪灼人,我的脸更是被灼得滚烫。不远处的树荫下,出现了一个穿白衬衫戴着草帽的身影,是卖冰棍的老爷爷驮着那只雪白干净的木箱子,看我们走来,故意拖长声音喊着:“冰棍-----冰棍----、秦岭冰棍大方块……”弟弟拽了下我的袖子,示意我去向爸爸要钱,我瞪了他一眼,拨开了他的手。他有点委屈,却也没再吱声。

  就这样一路胡思乱想,一路心惊胆战地回到家里。我再也无心去看电视了,赶紧生火给暖瓶里烧满开水来掩盖“罪行”。然后就去门口张望,看看有没有人从地里回来,带来什么可怕的消息。唉,刚才想到那个歪点子时有多么地开心,现在就多么地担心!过了一会儿,妈妈回来做午饭,并没有说什么,我的心稍稍放下一些。到了日头偏西了一点儿,我老远地就听到爸爸的声音,正在灶下帮妈妈烧火的我丢了风箱一下子蹦出去,是爸爸带着那帮人回来了!看到他们一个个又黑又红的脸上除了略显疲惫并无异样,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这件事一直是我内心的一个秘密,更是我童年的一个阴影。

  后来我想,大概是天太热了,他们喝了这半生的水,很快就变成汗了,没有淤积在体内,所以就没有出现那么严重的后果。

  时至今日,一到麦收时节,我总还记起这件事情。每次都不由得发一通感慨:不要去做让你良心不安的事情,一时的投机可能会让你受到更多的煎熬。大概这也是我从那件事上得到的最早的人生哲理吧。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1/58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