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乡梦不曾休

  乡愁

  高曙光 青州

  哦!昨夜又梦回故园了。

  ……窄窄的胡同里潮湿而静谧,散发着麦秸和玉米黍秸腐烂的气息。高高的白杨树和粗壮的梧桐树耸立在巷子两旁,每当有风吹过,树枝叶子会哗哗摇曳作响。倘若是夏秋之际,知了苦躁的叫声,会让人心烦……

  忽然巷子里传来货郎老爷爷那熟悉的叫卖声;拿鞋底来换针咧!拿头发来换针咧!然后是一阵阵拨浪鼓的声音,刹那间,宁静的胡同巷子里开始躁动了;有推门声,喊叫声,奔跑声,小孩子的哭泣声,还有狗的乱吠声……

  不一会儿功夫,货郎老爷爷小推车的周围便聚满了人群,有大姑娘,小媳妇,有老太太,有小娃娃,有抽长烟袋的白发爷爷,还有准备上坡干活的大伯大叔,他们偶尔也买点必需物件,更多的是观看闲聊的人,倒是几个小孩子们生拉硬拽,缠着大人,非要买几件小玩具,我想,这其中也有我儿时瘦小的身影,还有我那慈祥的爷爷奶奶似乎也站在人群之中……

  那时侯,那年月,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这货郎小推车的到来,就象今天人们走进琳琅满目的现代超市一样。曾记否?大米花的柔香,泥口哨的清脆悦耳,还有甜甜的糖块,圆圆的小镜子,漂亮的小木梳,小女孩红色的扎头绳,当然,还有大婶纳鞋底的锥针……

  我曾天真地相信;这货郎老爷爷的小推车,就是一个神奇万能的应有尽有的宝藏,那时常回响在大街小巷熟悉的叫卖声,就是我儿时心中最美妙的乐章。还有,那些百玩不厌的木头手枪,皮筋弹弓,彩泥口哨,小人书连环画,它们陪伴了我单调苦躁的童年和少年,也见证了我一天天的成长。直到有一天,我开始走向远方,从此,我再也听不到那货郎老爷爷的叫卖声了……

  后来,我也到了不惑之年,世上的一切,似乎再也引不起我的好奇和兴趣了,唯有儿时货郎老爷爷那有些沙哑的叫卖声,常常在我梦中回荡,它让我想起了家乡,让我忧思惆怅。

  我的眼里常常盈满泪水;时光啊!你再也回不到从前了,那散发着泥土气息的家园,那些熟悉亲切的胡同小巷,今天都变成了一座座高楼大厦,而乡愁;我心中那凄婉的乡愁,却依旧在我心灵的深处徘徊游荡,它一次次拨动我那伤感的心弦,让我感叹世事的沧桑,时光的短暂和人生的冷暖无常……

  夜深了,在灯光下,我呷口热茶,提起了笔,仿佛又要编织一个梦,一个关于乡愁的梦……

  杏花恋·

  文/刘有兴

  春暖咋到,旭日从东山露出圆圆的红脸蛋,又开始了一天的轮回。我踏着弯弯的山间小径,慢看路边杏蕾初萌,一棵棵漫遍田园野岭走近看,红中露白,即将开来。抵近闻,清香未透。此时刻,勾起我对童年的回忆,那是故乡的杏林。那年我八岁,放学的铃声响过,在笼子里关了一天的孩子,像小鸟一样飞出校门。

  二月的春阳把天气曛托的那么温暖,回家放下书包,脱掉穿了一冬的粗布线条棉衣,像卸下沉重的甲锁,换上轻快的单衣,挎起打猪草的篮子,一溜烟和小伙伴们跑到田园山间。映入眼帘的是那杏园雪花般的绽放,清香扑鼻。此时幼小的心也随之开放,有生第一次感受到大自然春天的美丽。童年的憧憬没有成年的那么细腻,但是正因为那一时的冲动,杏白留在了我今生永远的记忆里,至今不忘。故乡山村的贫穷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远离了她。但我永远眷恋故乡,留恋村村里那片杏林。每年杏花开放的时候,我都会不远千里回家看看

  因为那是我童年的美好,也是我对故乡的依恋。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30/56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