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诗香撷韵道流年

  (一)自由诗

  1、守望

  王燕燕 青州

  我,站在有你的城市,看欲坠的夕阳。静静地,把旧事拿出,在落日余晖下细细思量。你说

  等青春老去,就与我执手看夕阳。我信守着承诺,直到成为一个人的守望……

  2、风的遐想

  王传平 青州

  伤感和烦恼,怎么就不能忘记?所有的悲伤和痛苦,就让风儿无情地吹去。美好的记忆,为什么不能像四季那样延续?当一切的美丽都成为过去,我只能让狂风,卷走我对你的思绪……

  3、小板凳

  刘万庆 青州

  这一厂小板凳,是郑母工厂安木匠的绝活。创花飞出老柞木,板凳面儿诞生了。斧子舞出四根槐木腿,凿子打方眼,榫子铆接着半世辛酸。

  小板凳牢牢稳稳地驮起百姓的乾坤,坐着它吃饭,坐着它纳千层底,坐着它拉家长,坐着它牵红线,老烟锅磕在板凳腿上,一门亲事定了。

  小娃子上学堂,背后土布书包,胸前书包带子挂着小板凳,唱着,走在上学的路上,烟尘升腾起乡村的梦想。

  4、算盘

  王蜚声 寿光

  算盘,与数字有不解之缘。一二三四五六七,像跳跃的音符,你就是不朽的琴弦,弹不尽的喜怒哀乐,伴随着社会的发展。

  算盘,形只影单但公正铁面,运算着乘除加减,即使身体禿损也无妨你的清白,你的性格不倚不偏,人们对你的称赞,在城乡广为流传。

  算盘,我与你相伴近六十载,历经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直至特色的今天,你传唱着丰收的片段,見证着人均从几百,几千,直到今天的几万。

  你是纺车,数据就是根根红线,把党心民心紧紧相连。

  你是织机,报表就是云锦片片,描述着美好的昨天今天明天。为报表的准确无误,你伴我苦战无数夜晚,見证会计人的苦辣酸甜。

  你是会计人的珍爱,现在我已年逾古稀,你却风采依然,奋斗在财会一线。

  我虽用上了微机电脑,但对你依旧青睐留恋,愿来生仍与你相伴,把美妙的乐曲奏弹。

  5、 浅念

  袁荣爱 滨海

  四月的暗香,在春水中翻煮,绚烂了一墙墙芬芳。

  岁月的年轮,透过指间的温度,演译成尘世的味道。

  携一抹夏的馨香,安放在岁月的行囊,以风的执念求索。

  绽放的回忆,堆积在宣纸上,经年回眸 ,又挥之不去。

  一份浅缘,刻在日渐消瘦的诗词里, 念 , 是一本无字的经书。

  (二)散文

  1、昨晚的所见所思所悟

  高曙光 青州

  今晨风歇云净,雨后初霁,万里碧空,略有微冷,然总忘不掉昨晚的所见、所思和所悟。

  想昨夜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似世界未日之来临。余临窗独坐,任外面雨骤风狂,我自心定神闲,慢呷香茗,波澜不惊。少顷,万籁俱静,推窗探望,见微雨洗尘,月色无光,树梢不动。遂披衣出户,徜徉于小区街道之中,沉醉于深夜静谧之时。

  此时灯火俱息,一切皆入梦乡,余毫无睡意,浮想联翩,似有所悟,又茫然不知所思。几缕惆怅,涌上心头……

  忽记苏东坡《赤壁赋》有名言曰: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我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为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主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所共适。

  于是,颇有所悟,欣然自喜,万虑俱消,茅塞顿开。古人尚且有如此胸怀,吾辈更应物我两忘,抛却人间私心杂念,追求更高之精神境界,净化心胸,洗涤灵魂,悟透人生之真谛,则烦恼何在,忧愁何存……

  夜深。遂回家安然入睡,不知此时已是几更。

  2、梦中又带我回到了儿时记忆中的利渔村

  朱红 昌邑

  黄西菜、河涯堤、槐花林,我魂牵梦绕的地方你可安好?梦中又带我回到了儿时的利渔村——我的姥姥家。

  那是我吗?扎着一对羊角辫,手里提着一个用高粱秸扎制的小笼子,挽着裤腿脚在丰产河边捋黄西菜。一路歌、一路跳,哪里还管那欢快的浪花淋湿了自己的花衣裳?

  听!哪里传来了咯咯咯咯地笑声?奥!是小树林。这声音好熟悉啊!对,是我的小伙伴我的娟子姨。娟子姨黝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满脑子的精灵古怪,这会儿她正在捉知了。她的身后是小跟班波波,波波是她的表弟。波波被太阳晒得满脸通红,手中提着蝈蝈笼子,里面盛满了知了。波波跟娟子姨忙得满头大汗,却开心地笑着,因为回家之后他们会有一顿美美的野味晚餐。

  红,来家吃饭啦。柳树下的姥姥还是那么慈祥,兰色的大襟袄里面衬着白色的小褂,永远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脑后挽着发髻,那根铮亮的银簪更加衬托了姥姥的古典美,只是那兰色的大襟袄上打满了补丁。

  高高地坐标架依然耸立在吃水湾的南沿,湾的东边是第四生产队。 四队的牛屋是我的乐园,那里的大火炕永远是烫热烫热的、坐在炕上别提多舒服了。最高兴地是炒料时,炒料的老婆婆每每会给我铲过一大勺子的炒大豆,让我尽情地吃个够。虽然那些大豆是用来喂牲口的精饲料,但是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能有这样的零食已经够奢侈得了,其他小伙伴根本没有这个待遇,因为姥爷是饲养员,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更加上炒料老婆婆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猪圈的猪又在嗷嗷叫了,被一大捆猪草压得弯着腰的二姨回家了。为了多挣几个公分、多出几栏粪,姥姥一下子喂了三头猪。二姨二十岁,高高的个头、长长的辫子、不言不语只知道干活,家里的三头猪,全仰仗着她下了工以后打猪草喂养着。

  你看!桥下小舅正带我一起摸鱼虾,满身的汗水布满泥巴,脸上乐开了花。小舅大我六岁,却一直心甘情愿地被我欺负,后来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比小舅高半个头了。娘说:“因为我的出生,小舅从小没吃到过好的东西,家里本来就贫穷,偶尔有点好吃的东西都被我独吞了,造成了小舅舅严重地营养不良”。

  老屋被槐花树包围着,破旧的大门外那棵苹果树还是那么高。这是大舅去县城开会时带回来的,大舅是大队里的会计经常出去开会。大舅说等我上学了苹果树就能结出又大又香的果子来,于是我就盼望着能早一天上学,因为长这么大了我还从来没吃到过苹果,大舅说苹果可好吃了,又脆又甜。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是女儿回来了,身后跟着五岁大的外甥女。我不由地呆住了,时光匆匆,大舅舅种苹果树的那一年正是七十年代初,我不也是五岁吗?

  七十年代初的利渔村,我忘不了那片贫瘠的土地、那些善良的人儿。仅仅二分钱,我的光三姥爷就会给我装上满满一大兜子的甜瓜,然后再送给我一个大大的甜瓜王。如今想起来,那只不过是象征性地要几分钱而已,论成本根本入不敷出。

  那时候,利渔村前村后有着大大小小的浅滩,水清草绿充满了自然的美,浅滩中栖息着好多白天鹅。 我最想做地是去寻找天鹅蛋,虽然经常是乘兴而去扫兴而归,但我从不灰心。赤着脚地从浅滩中走出来后,蹲在场院的破屋山头上盼望着天黑,因为只有天黑了才会有天亮、只有天亮了我才会有希望捡到几只大大的天鹅蛋,然后美美地享受一顿。

  爹说:“利渔村古时候曾经是一片大海,随着时光的变迁、地壳的变动慢慢地形成了陆地,所以村东的那条长长的丰产河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美丽地贝壳。”三姨经常带我去捡贝壳玩,我就像黑瞎子掰棒子那样捡了一个会扔掉另一个,因为那些大大的贝壳一个比一个美丽,一个比一个漂亮,它总让我乐不思家。

  春天,那一堤的槐花飘着诱人的清香,二舅手里拿着根带着勾子的长木棍,把我最喜欢的那一枝枝槐花掰下来,给我编成大大的花环扣在头上,然后坐在二舅用小铁锨给我修造的小沙发上,美美地吃着槐花,因为河堤的沙土非常柔软,所以二舅会经常用铁锨给我构造一些我喜欢的小建筑。

  生活是平淡的,回忆注定没有什么波澜壮阔。四十多年过去了,但是我总忘不了养育了我的那片曾经贫瘠的土地,那些善良的人们,因那是我儿时的乐园。

  3、人需要狼性

  陈玉娥 河南

  狼性代表一种精神,代表了一种生存的哲学!人的生活更需要狼性。

  所谓的狼性,蕴含有一种不屈不挠奋力拼搏的精神。生活中需要狼性之道,谋求幸福和事业上的成功,更需要狼性的勇敢和执着!面对重重困难和任何恶劣的环境,做一个勇敢的强者,勇往直前,只有如此才能创造自己的奇迹,以顽强的意志扭转自己的命运!

  维克多弗兰说过:“如果你是懦夫,那你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如果你是个勇者,你就是自己最大的朋友。”做任何一件事,需要的是一种态度,态度羸得一切。

  世界上任何事情,可以用两种不同的观念看待:一种是阳光地积极向上;另一种是灰暗消极。有不同的态度,决定有不同的未来。为了生活,学习狼性的优秀品质,有良好的心理素质,有唯有的耐心和勤奋,为生存坚强地奋斗!

  生活中我们应该尊重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和事业,以敬业引以为豪。有着狼性的顽强和勇敢,就能有克服困难的决心。只要肯攀登,相信自己,就能找到幸福的源泉。

  生活中需要我们以狼性的勇气和智慧,勇敢地设计自己的未来,用自己的意志,辛勒耕耘自己的现在,拥抱灿烂的明天!

  4、煎饼 大葱 老酱

  王秀娟 青州

  小时候,我们这些小孩子总爱坐在村中那些光滑的石阶上,手中拿着卷着大葱老酱的煎饼,边吃边唱:“卷上葱,卷上酱,越吃越胖。”

  那时,我最害怕过星期六、星期天了,每到星期六便推碾,压玉米,星期天天不亮就被母亲喊起来推磨,磨玉米糊糊。我们把推碾、推磨叫“赶圆油集”。我最讨厌赶这种集了,围着碾台、磨台一圈圈地转,转得人头晕晕的。

  煎饼刚开始是地瓜干的,黑黑的,硬硬的。后来实行土地承包制以后,粮食打得多了,就变成了玉米煎饼了,黄黄的,脆脆的。在我的记忆中,母亲 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我也总是很不情愿地被母亲从睡梦中喊起来去推磨、推碾。我知道,母亲已经早起床选好了粮食,看好了碾,或者已推好了一大盆煎饼糊糊,并在厨房里支好了鏊子,摊起了煎饼,让我起来帮着推一小盆煎饼糊。而我总是在飘满煎饼香味的空气中,迷迷糊糊地赶起了“圆油集”。有时眯着眼推磨,我还在做梦。突然,“扑哧”一声,便被模糊没了磨棍,甚至是磨棍挑了磨盆,盆碎了,磨糊洒了一地。母亲便从鏊子窝里爬起来要打我,奶奶就蹍着小脚赶忙过来挡在我前面,一面嘴里着急地说着:“就知道打孩子,狠老婆!”一面又回过头对我喊:“还不快跑!”我“刷”地一下子便跑远了,知道母亲打不到我,还回过头来对母亲做鬼脸,故意气她。母亲气得没法,对我吼两句,看看鏊子窝里的火着了出来,就又回到厨房里,摊起她的煎饼来。我在外面无目的地转一圈,寻思着母亲的气消得差不多了,才蹑手蹑脚地回到家里。

  每年的春天,我们那时农村家里都要自制老酱。因为春天气候干燥,阳光充足,是晒酱的最好季节,每家这时就上碾压豆,上磨磨玉米,把它们放在一个很大的瓦盆里。我们那时叫这个盆为二盆,放上粗粗的盐,要多多地放盐,还要放上陈曲,放上水,搅拌均匀,就放在大铁锅里煮,煮到一定程度,再放在二盆里凉透。然后用一种植物的叶子把口封起来,几天后,就揭去厚厚的叶子。这时,就要把盛酱的二盆端到春日的太阳里晒,一般都是把酱盆放到磨台上,因为这地方较高,接受太阳光充足,又不容易被猪、鸡、狗糟蹋了。晒酱要每天太阳落山时端到屋子里,每天出太阳时再端出来,并且还要一天搅拌多次,这样酱晒得才均匀,才熟透。晒酱还不要被雨水淋了,经常是早上把酱端出来,全家人上坡干活去了,这时天阴下来了,慌了干活的主妇们,打发孩子们马上回家搬酱,并一再嘱咐,要小心,不要砸了盆,摔了酱。酱晒上一星期后,就由白色变成了淡红色,酱也变成了稀饭样,不稠不薄。再晒上一星期,酱的颜色变成了深红色,酱也变得较稠了,这时酱就可以吃了。这时候,嘴馋的我们放学回家,从煎饼耙篮里拽出一个煎饼,从自己家的菜园里拔出鲜嫩的柔葱,从磨台上的二盆里用筷子撅起一些酱,抿在煎饼里,再把葱放在里面,卷起煎饼来,咬一口,葱辣,酱咸,够味!我们拿上卷大葱、大酱的煎饼,挎上小篮子,约上小伙伴,唱着“卷上葱,卷上酱,越吃越胖”的儿歌,蹦蹦跳跳地上坡打猪草,拾柴火去了。再过一星期,酱的颜色变成了紫黑色,酱稠得再也搅拌不动了,这时候酱就晒好了,大人们把它盛放在一个泥坛子里,盖好盖儿,我们就叫它老酱,这样晒出的老酱经久不坏。那个年代的庄稼人一年的调味品就靠它了,炒茄子时用它炼锅,炒出的茄子很香,就像用肉炒的。吃炸酱面时用它,吃大葱时要蘸它,窝窝头、煎饼都要抹上它,能增加干活人的食欲,长力气。

  煎饼,大葱,大酱,是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单调年代里的美味,它给我们这些山里孩子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30/55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