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乡村杂记

  “啪啪…啪啪…”这便是最动听的声音——家乡的声音。

  我的家乡在一个偏远的农村,日子算不上宽裕。家家户户一年忙忙碌碌也就落个温饱,年前恰能吃得上大鱼大肉,也就庆幸。记得那时,我还算个优等生,听尽了别人的夸赞,不知人间冷暖,呼风唤雨,由于家中受不了我,便将我送到了住宿学校,这才有了好转。

  当时,村上有一个女人,也就三四十来岁,身高有点偏低。由于我们两家关系不错,每逢放假,她都会窜门,夸她的女儿怎么怎么样好,怎么怎么样争气,爸妈听了连连称赞,她走后,免不了我一顿猛批。从那时起,我从心底里讨厌她,不过说实话,她的女儿也确实争气。就说前年,考上了重点高中,学校硬是敲锣打鼓的将录取通知书送到家门口,由于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村里还为这出现了阵阵骚动。谈来真有点羡慕。

  每次来我家时,我都会和她顶嘴,致使她到后来都很少来我家里了,这点倒和同龄的孩子们有一致的想法:感到庆幸。农村有句话“个子低的人心眼儿多吗?”估计也就是应了这句话,她来不了后村就去前村,经过我们一致“对外”,终于她不再去有孩子的家里。那时,我已经开始了“抗战”,或许那时我就应该写本‘《我的抗战》’来读读了,借机抒发下我的美好心情。

  小时候我们不懂这种心情,现在明白了,那是嫉妒的心理在作怪。

  去年秋天,听说她的丈夫在工地上出了事,还挺严重,住了院,因为在远方打工,也就没回来。暗自庆幸:不管是真是假,掉了就是好事,当时我压根儿就没信。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可笑的有些荒唐,还加点无知。

  一个月后,听到别人说她丈夫回来了,便出门去看,一看便知是工地老板开车送回来的,却是受伤了。脑瘫,以后恐怕不能劳动了。

  每天早上朦朦胧胧听到她丈夫“啪啪…啪啪…”的脚步声,我便知道此时是他在练习走路了,钻在被窝里,很热很热,很羞愧,估计体温有好几百度了。

  在农村,一个家庭,一个男人倒下了,家庭的支柱倒下了,还有什么理由和睦下去?我是这么想的。

  一个人,因为有了目标才有坚持下去的勇气和毅力。每周放假在家,早上起来,便看到她骑着自行车忙忙碌碌走了,晚上又回来,起初我并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听村里人闲聊她找了份工作,具体是什么我也没问,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不仅如此,每逢春忙、秋收,地里农活都是她自己和两个女儿,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撑起了半边天,有时候“困难是可以锻炼一个人”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我,我宁愿没听过这句看似哲理的谬论。现在的我坐在教室,正值秋收,可黑板上映现的都是她之身忙碌的身影在门前晃荡,已经晚上十二点了,或许:“一会儿下雨了,得赶紧把这些玉米弄回家去,不然就白忙了”说着还不忘手里忙碌着。

  我想笑,但动机是哭。当岁月篡改了历史,人生是多么的可怕。如果当时我要的报应是上天眷恋我,现在我也祈求老天再眷恋我一次,哪怕是半次也好。

  现在长大了,每次在村里看见她丈夫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出现在我的眼前,他那迷离但又充满希望的双眼,闪耀的让我无处藏身,仿佛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误祈祷。

  她,不再闲适的奔走于前行后村讲述她女儿的“英雄事迹”,不再无聊地夸这家长说那家短,不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不再做出那些令我们讨厌的种种行为。早出晚归,似乎销声匿迹般忙碌着孩子们的生活费、学费、住宿费,家里的水电费、化肥费、拉运费…奔走着每一寸光阴。

  前几天,我去地里干活时,见到她,即使和她不说话。在阳光的照耀下,头顶上那几缕金丝映入我的脑海中,那一刻,再也不认为她多心眼,虚荣,虚伪,这些不过是她本拥有的荣耀而已。

  “啪啪…啪啪…”仿佛前面是希望的曙光在照耀着前行的孤独者。

  后记

  有时候,因为岁月,丢失了本该拥有的美好;

  有时候,因为虚度,遗失了本该拥有的年华;

  有时候,因为忽略,迷失了本该炫耀的青春。

  那时,我们不过是胡萝卜须,在山城中,我们还只是一颗颗小小的石头

  现在,我们不过是长大的胡萝卜,在生活里,我们还是初入雁群的小鸟。

  本该前进的青春,却被岁月涂改了路标。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29/53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