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姑妈

  赵渠村是郑白渠边的村庄,这就是二姑妈生活的村庄,清河在其北,据渠史专家考证,现在的清河最早应是郑白渠故道,后来清河夺其水道,经年累月的冲刷就成了现在的清河。

  二姑妈十八岁嫁入刘家,刘家祖上在四川经商,早年是赵渠有名的富户,八十年代前期老宅未拆前,尽管受到文革破坏,大户人家的风范犹存,打磨过的青砖墙,砖雕木刻,进门的雕花照壁无不体现出曾经拥有的富裕,清朝官府赏赐的红顶官帽静静的躺在柜子的一角,梨木板柜文革中被挖掉了铜饰锁,仍不失端庄大气,立放在上房里,讲述着祖上的精彩与光荣。

  据说当年媒人拉着爷去刘家看家,爷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姑父家四水归堂的房子里转着看了一圈,被老房子的富贵气象所吸引,回来和媒人商定了姑妈和姑父见面的日子,准备把自己最漂亮心疼的女子嫁给刘家。

  姑父在媒人的带领下,来我家见面,坐在堂屋里说话,在灶房忙活的姑妈从外面偷偷看了一眼,姑父走后爷问:“你看人咋样?悦意不?”,姑妈回话说:“我听大的”,爷就拍板决定了姑妈的婚事,既巧妙“民主”地征求了姑妈的意见,又完全按他的意图办理,真是个聪明老汉。母亲后来问姑妈:“二姐,你当时看中哥啥了?”姑妈说:“吆,妈呀!见面的时候,只给我看了个背影,我就没看清正脸,谁知道长的啥样子,当时胆小也不敢问啥,大做主哩,糊里糊涂的就同意啦!”。

  正月初六去姑妈家拜年,姑父正襟威坐在堂屋的方桌旁,和爸、二大们说话,我们几个男孩也坐在旁边作陪,娘家人上房亲戚,姑父是很重视的,这就是大户人家熏陶出的礼数。其实我的心早就飞到姑妈灶房里去了,姑妈锅上案上忙个不停,大表姐是她最得力的助手,姑妈边干边给表姐指导,还时不时和两弟媳妇拉着家常,妈、二妈拉风箱帮厨,欣赏的看着十八九岁干活在行的表姐,直夸姑妈会带女子,锅灶上烟气弥漫,香味四散,风箱扑嗒扑嗒的声音有节奏的在灶房回响,妹妹挤到姑妈的身边,姑妈伸手去罐子里撕下一块鸡肉,略带神秘感地悄悄塞进妹妹嘴里,也许这样吃肉味更香,妹妹脸上开花了,肉香在唇齿间散开,强烈的满足感瞬间就占据了妹妹白白胖胖的脸蛋,我的心一下子就掉到姑妈的肉罐罐里去了,吃的欲望被勾惹起来。

  碗筷整齐的摆放在八仙桌上,姑父、父亲坐上席,二大、碎大坐在次席,哥、我、三弟再次之,大表哥坐在最下首,二表哥来来回回的端菜上饭,白瓷酒壶上扣着小酒盅,摆在席偏上首位置,妇女们坐在旁边的小桌上,凉菜上齐后姑父招呼开席吃饭,坐在八仙桌上吃饭是很讲究的,抄菜时,左手在下接着以防掉落,菜入口筷子并齐,轻轻的担放在瓷盘子沿上,抓着筷子不放连续不停的抄菜,是不讲究不懂礼兴的表现,酒壶从长到幼传递,小酒盅里倒酒不能太满,酒盅端起来,滋的一口吸入,酒香就占满了口腔。

  腊汁肉,笼笼肉,烧白,蒸碗略带川味,美味至极,最后是一碗哨子面锦上添花,肉丁、油豆腐丁、黄花、木耳漂浮在一窝手擀细面上,更是让人不能放碗,姑妈的川味手艺得到了她四川婆婆的真传。

  饭后收拾完碗筷,高桌子低板凳,大家一块围着喝茶,说话聊天,茶壶嘴是不能对着人的,这个场景里,姑妈就成了主角,七大姑八大姨,侄子外甥的趣事,村里的婚丧嫁娶,媳妇婆婆的矛盾,都是她的素材,经过她的组织听起来比评书还热闹,大事小事相错杂,在她的嘴里,村里的各色人等都变得活色生香,一个人说出的世界就是自己生活的写实!生活的艰辛与快乐被姑妈描述成了一盆有肉片,有丸子,有油豆腐,有腐竹,有粉条,有青菜的可口美味的家常杂烩菜!歇后语,乡村俚语,辅之以象声词和动作,姑妈的语言天赋得到了充分的释放,我们这些娃娃听的津津有味,不愿离开,妹妹偎在姑妈怀里咯咯的笑个不停。

  姑妈是个乐于交际,善于交际的人,有一年来兴平住了半个月,第二天吃罢饭就楼下和天津老太太说话聊天,没有丝毫陌生感,就像这里的老街坊一样,有一天没下楼,楼下的老太太来我家敲门找她,我都有点诧异了,才几天时间她就和素不相识的一帮老太太们混的如此活络,南腔北调婆婆妈妈的家常事聊的热闹,打开的心门阳光普照。  不知从那年开始,姑妈喜欢上了掀花花,特别是晚年尤其沉迷,掀花花是老人打发时光,排遣寂寞的好方法。表弟,我家的老三,两个人都开店做生意,来看姑妈时都不忘带给她花花牌,新牌她舍不得用,磨掉颜色的旧牌时常在手中把玩,她不厌其烦的给表哥交代:“到我走的时候把这些都给我带上”,她说的是那些花花牌,生怕自己百年之后,表哥忘了她的交待,掀花花是姑妈人生的暖色记忆。

  姑妈去世前一年清明,我们去看她,姑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翻弄她的花花牌,妈进去叫了声二姐,姑妈的眼睛亮了,妈问你还认的我吗?你是爱芳么,姑妈准确的叫着妈的名字把妈的手抓的紧紧的,久久不愿松开,岁月积累出的姐妹情浓的化不开,如泉水汩汩不竭,人老耳朵背,说话间总是在打岔,完全不在一个频道,她渴望给我们讲述她那平凡精彩的生活,羊,nia(方言它的意思)羞先人哩,下了两个公羊娃”,听她说出这句话,我被逗笑了,她说这话时的神态,就像是在说谁家媳妇生了女子娃一样,我的姑妈给了羊与人一样的平等地位,瞬间家里的花花草草鸡鸭羊猪都被冠以人性,完全是文学化的人性!这个时候我相信她说起桌椅板凳也会赋予它们以人性,百年孤独的马尔克斯•加西亚在她面前也得干拜下风!

  姑妈走的那天喊着表哥的名字说:“祥,给妈把门开开,妈走呀!”,表哥守着姑妈说:“门开着”,姑妈从容安详,像是出去串门子一样。下葬的时候,表哥把她喜欢的花花牌整齐的码放在她身边,有了这些花花牌,在那个世界里她的生活不会寂寞!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亲人们无私的爱与亲情,是我们生活的意义所在,有情有爱的人生汁香味浓!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29/53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