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学校,户口,粮食

  包钢第十一中学坐落在大青山脚下,和110国道相邻。校园占地面积很大,那会也没有塑胶跑道,就是用砖头埋于地下半截,留出半截,形成一个长400米的大圈,圈外的跑道是人工夯实过的,走在上面感觉很舒服。开运动会时用白灰画出比赛用的6条跑道,如果你不留心脚踢了白灰跑道,赶紧就的脱了鞋,倒一下鞋壳里面的细沙和灰,要不然白灰会烧你的脚丫子。上完第二节课全体学生做广播体操,操场里每个班级都排的整整齐齐,年轻的体育老师站在前面领操,前几节同学们都做的非常认真,等到了第8节跳跃运动时就显的有点乱了,同学之间说笑着,互相比划着,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容,随着跳动脚下尘土飞扬,整个操场像水烧开了似的沸腾了。操后休息20分钟,校长在扩音器里就会布置各年级的学生,捡拾操场里的小石子,整理操场卫生。校园的最北侧有座封闭式带顶棚的大房子,大房子的窗户很小,高高的,窗户下写有很大的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黄色的字老远就可以看见。大房子里面有个红砖砌成的主席台,台子上摆着几张桌椅,主席台上方吊着几个大灯罩,场地中央立着排球架,挂着网,82年我上初中,第一次见到学生打排球是在一个封闭的大房子里,很是好奇,盼着自己上体育课的时候也可以去里面玩排球,遗憾的是等毕业了也没进去过。体育老师说只有各校排球队比赛时或者队员训练时才可以用。那可以说是当时最早的学校体育馆了,整个校园都是二十二冶建造的,教师办公室前面种了好多树,校园非常的美。现在公司某常委,也曾经在十一中教过书,学校生源主要是张家营子附近居住的包钢职工子女,和部分二十二冶职工子女。

  十一中的传达室在一进校门的西侧,传达室盛师傅老两口负责打上下课铃,如果遇上停电,一块10多斤重的废铁轨就派上了用场,清脆的铛铛声传出老远,上课时敲的快,连着6下,下课时敲三下。盛师傅家二女儿和我们一届,那时她家捎带卖早点,一毛五的麻花,又大又酥脆、不敢拿手用力捏,手劲如果大了,麻花就会断成几节,那时再想和卖货的盛师傅去换个整的麻花,盛师傅一定会说,“介个(这个)不行”忙时烟都没时间抽,常常看见盛师傅耳朵上,夹着根香烟,胆子大的男生趁着他不注意,伸手拿了他耳朵上夹着的香烟就跑了,盛师傅老伴旁边喊着“哪个班的,你是哪个班的”……9九分钱的油旋是咸味的,因为便宜销量最大,一分钱,也可以难倒我们这些“英雄汉”的,1毛4的酥面糖饼子,饼子一层一层的,每层都夹有红糖,有方的和三角形的,都是我们这些学生的最爱,却不是天天能吃上这样奢侈的早点的。班里有个女同学,家里三男孩,她爸惯着唯一的女儿,每月给她5元零花钱,那会她就是班里的富豪了,这女同学和我们几个男生是“哥们”早自习后她如果去买早点,先的把我们几个和她是哥们的都问一下,“唉,谁要早点”,正在认真写作业的女同学听见喊声,朝她撇一眼,然后互相挤挤眼睛,继续写着她们的作业,几年后全班就她考上了山西省一个大专学校,毕业后留在了当地,后来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上学那会学校每月定期发粮票,每人一月15斤,第一回发粮票,班主任徐老师不是按名单发,上课前先把叠的板板整整的小纸包,压在粉笔盒子下面,望着同学们说;“哪几位同学家里没户口,举一下手”,我的脸感觉一下红了,火辣辣的,举呢还是不举,没本市户口就是当地的“零时户”家庭(父母一方户口在当地,子女户口留在父母原籍,包钢当时这样家庭很多,64、65、66年包钢建设初期招了很多农民合同工,现在他们的子女很多都工作在包钢各岗位上)我怕被同学嘲笑,犹豫着,手臂不由的放在了课桌上,手掌也没平时回答老师提问时,那样伸的展了,半蜷缩着,手贴着头皮,好像给头部挠痒痒似的,不敢看老师,那心情,没困难过,没经过那年代的人是体会不到的,15斤粮票能解决一个人差不多一个月的粮食啊,那会没粮票,就是你加钱也买不来粮食的。徐老师开始点着举起手的同学,我竖起耳朵听着,1、2、3、……28、啊,我不由的心里叫了一声,原来班里,家里面没当地户口的同学这样多呢,我一下释然了,觉的举起的手掌也伸直了,轻松了。下月再发粮票时那羞涩的心情没有了,心里面盼着老师赶紧发,中午放学时交给父母手里好买粮。现在生活好了,去送女儿上大学时,我也体会了一把大学食堂里面打饭,多个卖饭窗口,各色饭菜,看的你眼花缭乱的,15元对我来说,吃的又香又饱。可惜的是,有整个的馒头,包子等吃不完的都被学生们丢弃在了泔水桶里了……放假回来问女儿也丢弃饭吗,女儿回答“当然啦”接着又说,“爸还是家里你做的饭好吃”。

  再说说买粮《母亲》那篇,我提到过,拿着父亲的单身户定量粮本,去买粮,你多会去粮站里,那地方都是排着长队,购粮食的人们,一只手提着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布袋子,另一只手里提着装油用圆的,方的瓶子,自行车车把上挂着外表油腻腻的塑料壶,远看就像逃难的一样。粮站里装油的桶看着特高级,你如果买半斤油,售粮员就在油桶量油器上按一下子,随着手炳转动,油缓缓的流入瓶子里面,一滴也不带洒的。木头板子制作的方格粮柜排成一排,柜子上方有个铁皮制作的漏斗,里面分别装着玉米面,苞米茬子,绿豆,白面等,50斤一袋的标准粉,码的整整齐齐。戴着白帽子,套着白布袖套,腰上系着白布围裙的粮站胖售货员大婶,半啦眼都不带瞧你的,专注着倒着面粉,倒完后,俩只手提着面袋子,把刚才的面袋子,里外面翻转过来,不停的抖动面袋子,白色面粉随着抖动节奏,像雾一样飘了出来,这还没算完事,抖完了再用手指头刮着面袋子缝制边里面的面,那个用心啊,脸上白了,眉毛也白了,你这会如果问一声她,“同志,今天来富强粉没有”,只定是她头也不抬的回你一句,“自己看去”!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28/52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