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伍子胥恩仇记


  伍子胥恩仇记

  混沌洪荒起,盘古开天地。

  苍茫天地间,芸芸众生里。

  蝇营逐狗苟,几人守忠义。

  楚有申包胥,更有伍子胥。

  坦荡真君子,义盖云天气。

  恩仇家国事,从头细说起。

  先 辈 之 良

  春秋战国时,战乱久不息。

  群雄逐鹿急,轮番唱大戏。

  六国陪秦嬴,争霸演割据。

  楚仅尕子男,可怜遭小觑。

  偏居在丹阳,区区五十里。

  楚人有志气,筚路着蓝缕。

  发奋启山林,砥砺沐风雨。

  艰苦卓绝中,炼就蛮霸气。

  我楚本蛮夷,岂服周公你。

  勃勃雄心志,向东扩张去。

  楚庄王熊侣,初立藏危机。

  佯装昏昏然,韬光观政局。

  三年是庸主,声色犬马里。

  良臣有伍举,看着心焦急。

  婉转讲谜语,提醒王熊侣。

  楚京有大鸟,栖在朝堂里。

  历时三年整,不鸣亦不去。

  到底是何鸟?我想问问您。

  庄王心明镜,知道伍举意。

  此乃一神鸟,本王告诉你。

  三年它不飞,一飞到云里。

  三年它不鸣,一鸣惊天地。

  言毕仍依旧,实则待时机:

  谁敢再劝谏,叫他头落地!

  苏从不畏惧,冒死用智激。

  那日朝堂上,苏从哭滴滴。

  庄王果相问,卿何伤心极。

  从骂君怠政,国事竟不理。

  日日酒作乐,夜夜拥爱姬。

  亡国在眼前,我死何足惜。

  庄王猛惊醒,远离酒色气。

  亲自理朝政,霸业始开启。

  任贤用能才,崇尚忠信义。

  兴灭继绝世,止戈为武器。

  问鼎到中原,饮马长江里。

  带甲百万兵,堂堂霸主立。

  父 兄 之 祸

  庄王伟霸业,传至熊弃疾。

  楚平王熊居,色王千古奇。

  奇葩载史册,司马迁唾弃。

  平王即位时,仍用姓伍的。

  伍奢为太傅,少傅费无忌。

  太子尊伍奢,嫌恶费无忌。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无忌暗恨生,报复寻时机。

  前五二七年,太子完婚期。

  十五做新郎,妃子是秦女。

  平王命无忌,赴秦迎亲去。

  太子妃孟嬴,天仙貌美极。

  无忌生邪念,劝王自己娶。

  平王太好色,人伦无所忌。

  竟用掉包计,自娶孟嬴女。

  换个齐国女,权且做儿媳。

  如愿以偿后,加宠费无忌。

  无忌心歹毒,坏水藏腹里。

  前五二三年,费出馊主意。

  太子到城父,镇守边疆去。

  次年诬太子,密谋反叛您。

  平王以为真,怒召伍奢去。

  严加诘问之,伍奢满正气。

  太子心耿耿,莫中小人计。

  平王不听劝,猪油心执迷。

  反把忠伍奢,押在大牢里。

  又派奋扬去,置建于死地。

  扬知建无辜,暗中去告密。

  自己迟上路,建逃宋国去。

  无忌不死心,恶中又生计:

  伍奢有俩子,贤良无人及。

  不杀遗祸根,楚国必忧虑。

  将奢作人质,其子定来疾。

  平王谓奢曰:子来能救你。

  奢曰有二子,长尚幼子胥。

  伍尚为人慈,仁和守信义。

  如闻吾召唤,策马不停蹄。

  胥儿少好文,长大习武艺。

  文能治邦国,武可定天地。

  执行国纲纪,守得住戾气。

  蒙垢不争辩,将能成大器。

  先见之明者,何能招来急?

  平王闻奢言,遣使赴许地。

  封函携印绶,假召俩兄弟:

  王悔囚忠臣,心存惭愧意。

  乃父免灾祸,忠信仁慈义。

  王赐做国相,封侯你兄弟。

  尚封鸿都侯,盖侯是子胥。

  相去不算远,区区三百里。

  伍尚有心回,商量伍子胥:

  父召如不往,吾心难安逸。

  胥挽哥哥手,万万不可去:

  慈父为人质,昏王施诡计。

  诱杀吾全家,前往俱死矣。

  莫如逃他国,雪耻待时机。

  尚回主意决,慷慨去就义。

  父子被杀日,感天也动地。

  雨过天晴时,平王皇宫里。

  牡丹怒绽放,宫墙皆青绿。

  袅娜檀香聚,凤凰翻飞泣。

  伍 员 逃 亡

  再说王使者,追捕伍子胥。

  子胥挽弓箭,使者心发虚。

  伍员得脱身,亡命天涯地。

  本欲逃吴国,迢迢数千里。

  暂且往宋国,会合太子去。

  无奈宋内乱,齐奔郑国地。

  太子图定公,事败命归西。

  可怜公子胜,胥携奔吴地。

  辗转到昭关,防守太严密。

  画像关口悬,插翅难过去。

  幸遇东皋公,领家暂隐居。

  悲愁心如焚,一夜白发须。

  苍天不负卿,急中生巧计。

  朋友皇甫讷,外貌酷似胥。

  扮胥去闯关,引兵捉拿急。

  趁乱装老翁,胥混出关去。

  前方江拦路,急得汗直滴。

  江上有渔翁,划船来救急。

  过江上岸后,满心存感激:

  身佩百金剑,本是家传器。

  楚王赐祖父,今且送与你。

  感念救命恩,聊表我心意。

  渔翁心坦荡,不受身外利:

  楚王追捕你,悬赏五万米。

  吾不贪富贵,何图落魄你。

  宝剑请收好,快快逃命去。

  白天躲官兵,夜逃不停息。

  盘缠早用尽,身体日日虚。

  拖着病恹躯,边逃边行乞。

  千辛连万苦,终达目的地。

  计 刺 王 僚

  初到吴国时,吴王僚刚立。

  伍员见吴王,公子光关系。

  转眼有时日,边境狼烟急。

  原来吴楚地,处处养蚕女。

  仅仅争桑叶,边境干戈起。

  楚平王震怒,吴王像斗鸡。

  公子光披挂,讨伐楚国地。

  连续破两城,居巢与钟离。

  胥劝吴王僚,心中有主意:

  攻楚需趁势,再派公子去。

  公子光听闻,亦有自己计。

  王兄先莫急,听弟仔细叙:

  伍员殇父兄,血海深仇记。

  怂恿伐楚国,日日思仇绪。

  匆匆去攻楚,胜算可有几?

  伍员心明镜,知光藏胆气。

  日夜想篡位,弑兄而自立。

  佯装不知此,心中暗生计。

  苦苦寻刺客,访遍市井里。

  茫茫人海中,人选实难觅。

  偶见一屠夫,干架无人敌。

  河东猛狮吼,乖乖回家去。

  此乃最佳选,专诸是唯一。

  荐与公子光,内心特欢喜。

  曙光已初现,伍员心安逸。

  太子建子胜,随胥隐乡里。

  躬耕于荒野,静静待时机。

  前五幺六年,楚平王甍去。

  昭王轸即位,其母孟嬴女。

  吴王僚趁机,派子来袭击。

  楚断吴军后,吴兵回不去。

  前方战事紧,国内正空虚。

  螳螂捕蝉前,黄雀心窃喜。

  公子光篡位,正是好时机。

  专诸显身手,鱼腹剑出击。

  吴王僚归西,公子光自立。

  天下有新主,吴王换阖闾。

  志得意满后,即召伍子胥。

  赐官为行人,共商国之计。

  可怜僚公子,攻楚陷楚地。

  今闻父遭难,两两伤心极。

  只好降楚国,封在了舒地。

  楚杀其大臣,郄宛伯州犁。

  伯州犁之孙,名字唤伯嚭。

  伯嚭逃奔吴,终成太宰嚭。

  复 仇 鞭 尸

  阖闾位三年,兴兵伐楚地。

  相随是伯嚭,更有伍子胥。

  同仇齐敌忾,夺得城舒地。

  捉拿前公子,杀他俩兄弟。

  本来攻郢都,一鼓可作气。

  将军孙武言:百姓太劳疲。

  不可再进兵,暂且回国去。

  休养且生息,不愁没时机!

  前五幺幺年,吴楚再战起。

  吴军破两城,六地和飅地。

  前五零九年,囊瓦来还击。

  吴国派伍员,迎头予痛击。

  豫章败楚军,居巢又夺取。

  前五零六年,王问武和胥:

  原说不入郢,当下可否去?

  二人相视笑,同口回阖闾:

  楚将囊瓦贪,唐蔡皆恨其。

  大王今攻楚,唐蔡需助力。

  遂联唐与蔡,又举全国力。

  战旗猎猎舞,对阵汉水地。

  吴王弟夫概,勇猛无人敌。

  先率五千兵,虎狼般袭击。

  楚将军囊瓦,大败投郑去。

  吴王乘胜击,一鼓再作气。

  五次交战后,攻入郢都里。

  青史永留名,此战是柏举。

  昭王出郢都,进入云梦里。

  屋漏遭阴雨,孰料被盗袭。

  仓皇再奔逃,辗转到郧地。

  郧公弟怀言:平王杀吾父,

  我杀他之子,难道不可以?

  郧公不害轸,一起投随地。

  吴军包围随,对随晓以理:

  楚屠周子孙,血流汉水域。

  随人欲杀轸,藏轸王子綦。

  自己扮昭王,对外去应急。

  随人占一卦,显示不吉利。

  最终绝吴国,未献昭王去。

  再说伍子胥,挚友申包胥。

  当初逃难时,员言申包胥:

  王害吾父兄,吾定平楚邑。

  包胥斩钉铁,怒怼伍子胥:

  你若灭楚国,我必兴楚地。

  铮铮见铁骨,伟哉申包胥。

  今吴进郢都,复仇伍子胥。

  不见楚昭王,平王墓掘取。

  鞭尸三百下,方解胸中气。

  申包胥惊闻,带话伍子胥:

  杀人有极限,不过头点地!

  人多能胜天,天也能灭你。

  你乃平王臣,辱尸背天理。

  伍员对人言,谢谢申包胥:

  吾日莫途远,倒行逆施之。

  申包胥无言,逃秦去告急。

  事不关自己,秦国高挂起。

  包胥立秦廷,昼夜哭不息。

  泪水流成河,秦廷淹齐膝。

  七天连七夜,哀声感天地。

  哀公可怜之,令人扶胥起:

  楚王虽残暴,臣民有志气。

  如此好臣子,楚国可存矣。

  遂遣五百乘,救楚击吴去。

  联军拼死战,败吴于稷地。

  哀公诗情动,亲自赋无衣:

  谁说我无衣?与你同着袍。

  王兵去交战,修整我戈矛,

  与你同对敌。谁说我无衣?

  与你同内衣。王兵去交战,

  修整我矛戟,与你在一起。

  谁说我无衣?与你同战裙。

  王兵去交战,修整胄与器,

  患难见知己,与你共杀敌!

  助 吴 争 霸

  吴王寻昭王,久稽在楚地。

  阖闾弟夫概,趁机回国去。

  国中无老虎,大王自己立。

  阖闾急红眼,回国收拾弟。

  夫概遭惨败,复逃来楚地。

  此时楚昭王,已返郢都里。

  欣然纳夫概,封其於堂溪。

  楚复与吴战,吴败归国去。

  又过两年后,楚再遭吴击。

  夫差善用兵,夺取楚番地。

  楚国惧吴扰,迁都到鄀地。

  再说当是时,王用胥武计。

  西克楚疆土,北威齐晋域。

  南边攻越地,越人忙作揖。

  前四九六年,勾践战阖闾。

  阖闾遭飞矢,中伤脚拇趾。

  伤重竟不治,死前嘱其子。

  勿忘杀父耻,夫差儿切记。

  是夕阖闾死,夫差即刻立。

  伯嚭为太宰,相国伍子胥。

  两年后伐越,败越在夫湫。

  勾践领余部,退屯于会稽。

  文种带厚礼,贿赂太宰嚭。

  越王求媾和,愿交国之玺。

  屈膝做奴仆,吴王欲准许。

  胥谏吴王道:越王能辛苦,

  王今不灭之,后患无穷已。

  吴王不听劝,只信太宰嚭。

  与越终讲和,正中越人计。

  其后再五年,齐景公死去。

  新君力不及,正是好时机。

  平地起狼烟,兴师北伐齐。

  子胥内心急,又对吴王语:

  勾践不重味,体恤民苦疾。

  此人留人间,对吴最不利。

  今吴之有越,犹如腹中疾。

  王不先灭越,求远去伐齐。

  吴王不理会,艾陵大败齐。

  邹鲁皆慑服,威名震寰宇。

  夫差飘飘然,心中沾沾喜。

  出谋再划策,更不听子胥。

  身 死 吴 亡

  其后又四年,吴王将伐齐。

  越王是勾践,采纳子贡计。

  率众助吴军,重贿太宰嚭。

  人心无止境,太宰受用极。

  屡屡受越贿,越受越欢喜。

  日夜在王前,替越言好语。

  吴王信伯嚭,总纳他的计。

  耿耿伍子胥,再谏忠言语:

  越乃心腹患,总耍鬼把戏。

  假象欺骗人,莫受其蒙蔽。

  伐齐虽胜利,贪图其功利。

  即使占齐国,如得石田地。

  不能耕和犁,毫无实际利。

  盘庚之诰说:叛逆不从的,

  彻底消灭之,切莫祸根遗。

  商朝能兴盛,全靠如此计。

  大王先攻越,然后再伐齐。

  如果不这样,后悔来不及。

  吴王仍不听,派胥出使齐。

  行前对儿说:我屡谏大王,

  大王总不理,吴国将亡矣。

  你与吴同亡,丝毫无意义。

  此后划后路,将子留在齐。

  托付与鲍牧,只身回国里。

  伯嚭进谗言,诬胥谋反意。

  前四八四年,王竟信伯嚭。

  赐胥属镂剑,令他自尽去。

  子胥满腔悲,仰天长叹气:

  当今作乱的,奸佞狗伯嚭。

  忠臣反被杀,奸臣却得意。

  我助你父亲,雄霸诸侯里。

  当初争太子,公子都想立。

  我曾冒死争,全都为了你。

  你被新立后,对我好感激。

  分我国一半,我从无奢企。

  如今信谗言,要我头落地。

  苍天也瞎眼,莫辨忠和逆。

  死不能瞑目,悲愤忠言遗:

  我死挖我眼,高悬东城里,

  终究有一天,亲见越灭你。

  夫差恼羞怒,昏君无道极。

  五月初五日,可怜伍子胥,

  鸱夷革裹尸,抛于钱塘里。

  吴人哀怜胥,胥山祠特立。

  伍子胥死后,吴王再伐齐。

  齐鲍杀悼公,再将阳生立。

  吴王讨鲍氏,不成军撤离。

  此后又二年,会盟于橐皋。

  等到第二年,黄池会诸侯。

  吴王欲盟主,号令众诸侯。

  谁料在此时,越王搞偷袭。

  吴军遭惨败,太子命归西。

  吴王得消息,如同丧考妣。

  匆匆回国内,幻想挽败局。

  与越去讲和,送的是厚礼。

  一蹶永不振,吴国衰国力。

  直至九年后,吴国奄奄息。

  勾践入吴境,吴国何能敌。

  卧薪尝胆者,终于成大器。

  诛杀王夫差,处决太宰嚭。

  夫差酿苦果,悔之也晚矣。

  亡国亲眼见,羞对阴间胥。

  白布蒙昏眼,才肯赴死去。

  混沌洪荒起,盘古开天地。

  苍茫天地间,芸芸众生里。

  蝇营逐狗苟,几人守忠义。

  曾经锦衣者,如今谁能记。

  楚有申包胥,更有伍子胥。

  坦荡真君子,义盖云天气。

  恩仇家国事,千古永铭记!

  乡 游

  五一回乡里,问可游何地?

  文兄言好处,值得去寻觅。

  五岔河出口,去访伍子胥。

  有一伍场村,传是伍故里。

  说走就上路,任性穷游去。

  故乡四湖域,水网密又密 。

  满目湖与渠,处处景旖旎。

  古时楚夏水,今乃总干渠。

  两岸夹林道,新楼鳞栉比。

  初夏艳阳照,四野碧如洗。

  极目楚天舒,一望数千米。

  天然氧吧地,心旷神且怡。

  终到伍场村,何处访古迹?

  伍氏遗后人,奈何住此地?

  无缘遇伍后,何人解惑疑?

  唯见故里碑,孑然路边立。

  落款雍正年,字迹尚依稀。

  伍子复仇史,千古楚人记。

  归途走黄歇,意外一惊喜。

  参天老古木,藏在三坮里。

  葱茏重阳树,合抱超六米。

  岿然四百岁,顶天显生机。

  一日游三县,江潜与监利。

  归来享小酌,悠悠满惬意!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22/48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