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梅雨哩啦

  一

  方医生烦死了梅雨,哩哩啦啦的,像他屙尿一样,滴过不停。方医生前列腺增生,尿要吗屙不出来,要吗总也有尿,如同这梅雨,一落好几天。他要骑自行车上班,要骑到雨中,不光身上的塑料雨衣不一会被淋湿了,两个自行车轮子也好快沾满了黄泥。雨天的土路全是沟坎泥泞,方医生骑行得十分费力,好不容易到了三仙乡卫生院,他的腿已经酸胀得不得了,他不由得愤愤的骂了一句:"这鬼雨。"

  方医生什么时候开始厌烦起雨来,他说不明白。他原本最喜欢下雨的,天一下雨,方医生就会想起杜甫的诗,他就要高声地吟诵两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吟诵毕,他还要热烈地狂吻一阵自己的老婆。方医生的老婆,便是他在雨中看上的,也是雨中娶来的。每次,方医生叭叭响的吻完老婆,都会满脸幸福地唱一遍《在雨中》,还没有这首歌的时候,他就唱《三月里的小雨》,边唱,方医生还要围着老婆转着慢悠悠的圈。

  在八年前的一个雨日,方医生看见了现在的老婆,一个在雨中跳跃的姑娘。那一个瞬间,姑娘正嚓地把一个蓝球投向空中。突如其来的大雨,将姑娘的深红色运动衣淋贴在身上,把姑娘苗条、秀丽、充满弹性的身子显露得特别有魅力,顿时看傻了方医生。他痴痴的注视着姑娘落满雨珠的脸,目光左左右右地跟着姑娘在蓝球场上移动,心里火烧火燎起来。方医生来看这场球赛时,本来艳阳高照,雨下来之前,他没有注意到这个姑娘。雨才下了几分钟,方医生猛地看见了雨中奔跑的姑娘,一下子便和他曾经梦见的姑娘高度重叠,让他很是激动,连洒到他身上的雨点,他都觉得异常灼热了。

  姑娘的球打得极其精彩,运球、传球、投球,在方医生眼里,那一连串的动作是那样的飘亮,那样的迷人,让方医生禁不住地问身旁的中学校长:"那个8号,校长认识吗?"

  校长说:"沈叶叶,隔壁公社中学的体育老师,县蓝球队中锋。"

  随着校长的话音落下,姑娘那美妙的芳名便沁入了方医生的脑海。只是,比赛结束,方医生不敢走上前去相认,他揣着扑扑的心跳望着姑娘远去。方医生冒雨回家的路上,乃至到家后的一个晚上,方医生再也无法入睡了。他反复地念着"沈叶叶"三个字,竟然念到了天亮。第二天上班,方医生依然神思恍惚,接连在六个病人的姓名栏上写下了"沈叶叶"。院长得知后,过来问方医生:"你怎么啦?那个是沈叶叶?"方医生一看自己写的处方,脸红到脖子根,忙慌乱地说:"哦,院长!我写错了。"院长又问:"恋爱了?方医生!这是上班,要注意影响。"谁知,方医生这边才"嗯"着院长,手中的一张处方上再次写了"沈叶叶"。院长哭笑不得,说:"小方啊,你回去休息吧。"院长送到门口,补了一句话:"恋爱不能着魔哦。"

  不料,当天很晚了,方医生的母亲敲开了院长的家门,说方医生不见了,留下张纸条,说是去找沈叶叶了。方医生母亲问:"谁是沈叶叶呀。"

  大家全不知道。院长领着方医生的母亲问了值班的医生护士,还一家一家地问了休息的医生护士,都不知道谁是沈叶叶,不知道方医生去哪里了。院长立即组织人员沿河寻找,沿山寻找,沿村寻找,方医生的母亲也叫来亲朋好友四处寻找,好几天都没有方医生的音讯,急得方医生的母亲团团转。这时,院长想起了派出所,赶忙前去查询,还是没有查到沈叶叶这个人。谁也没有想到去问中学校长,大家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第七天凌晨,方医生的母亲正打算去县城打听一番,方医生却拉着一个姑娘进得门来,两个人湿漉漉的站到了她的面前。

  二

  这姑娘便是沈叶叶。原来,受不了爱恋煎熬的方医生去了隔壁公社的中学,他一到沈叶叶办公室就一头撞了进去,没头没脑地说:"叶叶,我爱你!"把个沈叶叶吓得不轻。她立即大叫起来:"神经病!疯子!"引来几个教师把方医生拖了出去。方医生不肯走,手和脚拼命的挣扎着,嘴上仍喊道:"我不疯,叶叶,我不能没有你。"直到方医生的高中同学谢老师认岀了他,方医生才跟着来到校长办公室。校长见方医生说话口齿伶俐,不觉得方医生有什么不正常,只是非常好奇。校长问:"你认识沈老师?"方医生答:"你们来三仙中学打蓝球,我看上了叶叶。"校长扑哧一笑,说:"方医生这么浪漫啊,沈老师怎么知道呢?"方医生说:"我就是来向叶叶求爱的。"校长笑得更灿烂了,说:"你把沈老师吓到了,怎么求爱哟。先回去吧,年轻人。"

  方医生说什么也不走,他毫无顾及地赖在同学谢老师的房里,央求谢老师去找沈叶叶。谢老师劝来劝去毫无办法,只得让方医生住下。只是,沈叶叶怎么可能答应呢?她知道了他是医生,看到了他长得也凑合,个子比她这一米七八还高半个头,可素味平生,她爱方医生什么呢?沈叶叶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方医生不管她把门关得紧紧,一到晚上就站在她窗户外,不时叫着她的名字,一站就站到深更半夜。无奈,她去找谢老师,找校长,要他们劝方医生回去,她狠狠地说:"叫她死了这条心吧。"可谢老师和校长哪里劝说得了呢?校长对沈叶叶说:"方医生没有什么岀格的事,你不理他,他爱站不站,站腻了,他总会回去。"可是,第六个晚上下大雨了,方医生还在沈叶叶窗外站着,谁来也劝不回,任凭雨㕷啦㕷啦地打着全身。这沈叶叶睡不稳了,雨一直下着,整个夜空哗啦啦的响个不歇。沈叶叶一看手表,十二点了,方医生仍笔直的站着,她嗫嚅道:"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呆子。"就躺到了床上。转一个身,两点半了,方医生照样站得笔挺,沈叶叶有点不忍心了,打开窗户扔过去一把伞,说:"别淋病了。"待她五点半起来看时,方医生并没有撑开雨伞,让雨浇得从头到脚流成了小河,沈叶叶心动了一下,嘴上说:"进来吧,这雨太大啦!"随手打开了门。方医生惊喜万分,嚓嚓地踩着雨水从窗户里走到门口,走进了沈叶叶的房间,他兴冲冲地说:"叶叶,你答应我了。"沈叶叶说:"谁答应了,让你躲躲雨。"方医生说:"那我还是在雨里站着。"话毕即欲走进雨中,手却被沈叶叶拉住了。沈叶叶说:"哪有你这样求爱的?"手就拉得更紧了。方医生立时豪情万丈,他猛地握着沈叶叶的手,拉着她冲进雨中,一边高呼:"我爱叶叶!我爱叶叶!"一边拉着沈叶叶一口气跑到了母亲跟前。

  两人的婚事快速而热烈,在偏僻的两个公社传得神乎其神。沈叶叶在短暂的接触中,也觉得了方医生的好,整天笑嘻嘻的,叶叶、叶叶地叫得甜。恰恰举行婚礼那天傍晚又是下雨,方医生便心血来潮地将沈叶叶拉到雨中,让雨把沈叶叶浇得曲线分明,恍如初见时的模样。接着,方医生抱起了沈叶叶,将沈叶叶湿湿地放在婚床上,急急地解开了沈叶叶的衣裳。

  婚后的两人如胶似膝,方医生每天晩上都抱着沈叶叶睡到天亮。并且,方医生越来越喜欢雨了,一有空闲,就把他学得的写雨的诗读给沈叶叶听,把写雨的歌唱给沈叶叶听。沈叶叶听了,浪漫有加,渐渐地跟着方医生读起来唱起来,又每夜每夜的云雨起来。一个多月后,沈叶叶就怀孕了。

  方医生听到这个来得太快的消息,有点手忙脚乱。稍许,他试着问沈叶叶:"我们没有这么快要孩子吧。"

  沈叶叶起初不同意,说:"第一胎很重要呢。"

  方医生说:"面包会有的。"他像时下许多人一样,先说了句电影《列宁在十月》里头瓦西里的话,接着说:"起码,我们该浪漫两三年呀。"

  沈叶叶经不起方医生的劝,也觉得趁年轻,要多热乎一段时光。沈叶叶从来没有想过,她雨中得来的爱情有这般美妙,她好想更多时日地让方医生单独宠着她,就同意了去做人流。

  偏偏这么不凑巧,方医生左交侍、右交待妇科医生谨慎再谨慎,沈叶叶第一次人流手术竟然没有刮干净。休息半个月后,沈叶叶觉得肚子痛,去了检查,又第二次上了手术台。不想,过了半个月,沈叶叶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滚了,这钳子、摄子等等的东西只好让医生第三次伸进沈叶叶子宫里去了。最后一次手术岀来,沈叶叶面如土灰,整个人一点子力气都没有了。从医院回家的路上,雨又滴哩哒啦,方医生帮沈叶叶穿上雨衣,用自行车把沈叶叶载回后,他一个人也软瘫了。

  三

  那天,方医生出门前,本也吻了沈叶叶的肚子,说:"宝贝,对不起了。"可这宝贝还是恋恋不舍地把沈叶叶折腾得够呛。三次刮宫下来,沈叶叶的下面久久不得干净,腰呀腿的常常疼得不行。方医生带着沈叶叶去了县里、去了省里,前前后后提回了许多的药,沈叶叶吃了,并不怎么见效,过了一年多,她早先仅仅五天的月经期,如今要拖上二十多天。

  方医生倒仍然爱着沈叶叶。他毫无怨言地帮沈叶叶做这做那,照样叶叶、叶叶地喊得亲密,天天晚上抱着沈叶叶睡觉。沈叶叶不干净时,方医生会暗自抬手把自己耸耸的短裤拍平整,沈叶叶好了,方医生便小心翼翼地爬上去。可是,方医生刚刚进入,沈叶叶即喊了痛。如是再三,方医生就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行为了。

  沈叶叶一边承受着方医生的抚慰,心里难受得很。她觉得不能亏了方医生,就在一个晚上伸手抓起了方医生的东西,亲着方医生的唇,轻轻地说:"来吧,我要你!"方医生回吻着沈叶叶,说:"叶叶,还是过些时候吧。"就把沈叶叶的手挪开了。沈叶叶随即叹了一口气,说:"方,我们离婚吧?"

  方医生楼紧沈叶叶,回应道:"别说傻话,我一辈子都爱你,不会离开你。"

  沈叶叶说:"我这样,不能生孩子,还不能让你深深地爱我,还是分开的好。"

  方医生说:"叶叶,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你这颗心,不是爱和你做爱。相信我,我可以不要孩子,不要做爱,我不可以不要你。"

  方医生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这年夏天,方医生申请将沈叶叶调到了三仙中学,更方便照顾她。这以后的日子里,方医生找了一个老中医,用中药调养着沈叶叶的身体。他十分准时地用自行车带沈叶叶去号脉,回家后让母亲煎好,他一勺一勺地喂着沈叶叶。第三年,方医生的母亲驾鹤西去后,全部家务和照料沈叶叶的事,方医生一肩挑了。眼看着方医生瘦了一圈,圆润的下巴渐渐尖了,沈叶叶很是不安,她说:"方,让我也做一些事吧。"

  方医生不让,说:"这点子事,好快做完了,你养好身体要紧。"

  沈叶叶的脸上便慢慢露出红晕了。沈叶叶的脸,原本就是红扑扑的,配上她那黑晶晶的眼睛和微耸的鼻梁,实实是方医生心目中最美的女人。方医生一眼看上沈叶叶,又心想事成的揽美人于怀中,方医生非常满意,非常珍贵这千万年造就的姻缘。他乐意每天看着沈叶叶,抱她吻她,在梦里进入她,他在心里说过无数次:"这才是神仙般的爱情呢。"

  许是方医生感动了爱神吧,到了第四年。沈叶叶的月经期一如以往了,她和方医生又可以颠鸾倒凤了。方医生欣喜异常,仿佛过去的三年多年仅仅是一眨眼,他的叶叶再次成了他的心肝。当然,春风二度的时候,方医生会想着孩子,他会想和叶叶重新做下爱的结晶。这样想了,方医生便从医院买来试纸,测一测沈叶叶的排卵时间。他和沈叶叶都积极做好备孕的准备,一旦时间到了,他们晚上的工作就十分融洽,也十分卖力。两个人都很想得来迟到的宝宝。

  这样又朝思暮想了两年,方医生继续乐此不彼,沈叶叶却动摇了。这天,两个人一番激情后,沈叶叶说:"方,我们还是离婚吧!"

  方医生说:"孩子比爱重要么?"

  沈叶叶说:"我很爱你,更想能给你生过孩子。"

  方医生说:"我这一生,有了叶叶,足够了。"

  沈叶叶说:"有孩子的家,才是完整的家啊。"

  方医生脑子里转了一下,他抱过沈月月,对着她的眼睛说:"我们抱养一个吧。"

  沈叶叶一愣,沉默了下来。良久,在方医生说第三遍时,沈叶叶方柔声细语地说:"只好这样了。"

  两个人符合抱养条件,决心已下,这样的好事很快降临。不出一个月,一个粉嘟嘟的、刚刚满月的男孩,便抱到了沈叶叶手里。方医生十分高兴,当天就给小男孩取了姓名叫"方沈",小名"沈沈"。取完,方医生就沈沈、沈沈的叫得欢。

  四

  有了沈沈,方医生夫妻俩无比快乐。沈叶叶不能生了,夫妻俩便视沈沈如亲生,糖一样含着,蜜一样甜着。沈叶叶学校有一个做月子的女教师奶奶水多,很乐意喂沈沈,沈叶叶就一天两次抱沈沈去吃奶,还背在背上去上课。方医生觉得沈叶叶辛苦,干脆向院长申请长期值夜班,白天在家带孩子。三仙一个乡卫生院,夜班来的病人不多,方医生可以睡觉养精蓄锐,下班带起孩子来一点也不疲倦。只是,两夫妻见面少了,难得有亲热的机会,有时会觉得少了点什么。

  到了星期天,方医生忍不住,便从后面去抱沈叶叶,摸她的奶。沈叶叶正哄着沈沈,就说:"把手拿开来。"待哄得沈沈睡了,这才在方医生脸上吻一下,说:"不能当着孩子亲密呢。"

  方医生说:"沈沈那么小,有什么关系。"

  沈叶叶说:"小也不行,会照进沈沈眼睛里去,影响孩子。"说完,就用嘴堵住了方医生的话,方医生顺势抱着沈叶叶上了床。然而,方医生刚动作,沈叶叶说:"轻点。"回过眼睛去看沈沈,这方医生三下两下就结束了。到了晚上,方医生还想要,沈沈一直哭着,方医生只好抱过沈沈在屋子里转圈圈,"哦哦哦峨"地拍着沈沈的背。沈沈还哭,沈叶叶接过去,"噢噢噢噢"地抖动着沈沈。反复几次,夫妻俩眼皮打架了,沈沈才沉沉地睡去,这方医生头刚挨到枕头,呼噜声即响起来了。

  第二天,沈叶叶说:"方,你的呼噜声太大了,会吵着沈沈。你睡妈妈房里吧。"

  方医生要粘着沈叶叶,有点不情愿。

  沈叶叶说:"沈沈睡了,我便过来,随你放肆呢。"

  方医生觉得好,就去收拾好了母亲的屋子。他一个星期就一个晚上在家里住,自然要好好享受享受啰。不料,又一个星期天,夫妻俩好不容易哄睡沈沈后,沈叶叶才迎着方医生,依然说了:"你快点。"方医生拥着沈叶叶进入梦乡的想法马上化着了泡影,沈叶叶穿起内衣后,还是要去陪着沈沈。虽然,沈叶叶临走时会"叭"地吻一下方医生,说:"方,做个好梦!"方医生一个人躺着还是睡不着。

  这个星期天晚上,沈叶叶学校有一个会,方医生早早地服侍沈沈吃了米糊糊,洗了澡,"喔喔喔喔"地哄睡了沈沈。这时,天空下起雨来,越下越大。方医生预感沈叶叶没有带伞,就拿起伞要送去。走到门边,方医生停住了,他不能让沈沈一个人在家,怎么办呢?方医生只能一步屋外、一步屋里的徘徊着,看着屋外的雨哗啦哗啦地下着。快九点半时,方医生想到背起沈沈来去送伞,正找着背带,沈叶叶跑了进来。

  "哎呀,叶叶,你怎么冒雨回来?"方医生迎上前去,刚迈了一步,双眼立时直了。

  沈叶叶的衣服已经贴在肉上,这会儿,正线条是线条、轮廓是轮廊的站在方医生面前。

  "叶叶,你真美。"方医生喃喃的说。

  沈叶叶说:"老夫老妻啦,你发神经哦。"说着要进房间去换衣服。

  "别动。"方医生轻叫一声,围着沈叶叶转了一圈,旋即抱起浑身湿透的沈叶叶进了母亲的房间。放下沈叶叶后,方医生说了句:"沈沈睡得很香呢。"就像新婚之夜一样解开了沈叶叶的衣服……大约就是这个晚上,沈叶叶竟然怀孕了。

  五

  突然有了两个小孩,方医生两口子心里那个乐呀,关都关不住。小孩岀生那一刻,方医生笑意盈盈地给小孩取名叫"沈方",小名"方方"。在医院,在学校,夫妻俩各抱一个孩子去发红蛋,一脸的喜气洋洋。

  沈叶叶做月子期间,她妈妈来了,她妈妈操持着家务,给沈叶叶、沈沈、方方洗澡,方医生就买菜和洗尿片。这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没有尿不湿、纸尿裤一类的东西,方医生两个孩子的尿布就多了。沈沈快两岁了,穿了开档裤,尿布不垫了,也经常尿湿裤子,方医生洗、晒、烘、收尿布的事,也忙得不亦乐乎。沈叶叶做完月子没几天,她的嫂子生了,她妈妈便回去了。夫妻俩照顾两个孩子,一个哭了,另一个又哭,不光尿布,连床也隔三差五的让沈沈尿湿,方医生更加忙得脚不离地了。

  这当头,院长找了方医生,说:"你不能老值夜班,老值,会荒废业务的。"

  方医生说:"我要照顾孩子,没有办法呀。"

  院长说:"我五个孩子带大了,从来没有影响工作。"

  方医生想想也是,专门上夜班,一个月难得接诊十个病人,再上下去,这医生白当了。方医生回去和沈叶叶商量,夫妻俩只好在医院隔壁找了个婆婆,请她帮忙白天照看两个孩子,说好一个月给三十块钱。他们夫妻收入即使不多,也只好从牙缝里挤出钱来了。好在这个婆婆身体好,近六十岁了,干起活来依然手脚麻利,带孩子经验丰富。婆婆比院长夫妻能干,带大了八个儿女。

  方医生隔了一年半没上白班,进办公室前就先去了趟厕所。尿很急了,却久久地屙不岀来。好不容易滴了几滴,刚到办公室,尿又急了,又跑去厕所,又屙不岀来。如是再三,弄了他一个上午。回到家,方医生一连喝了三大碗冷水,还是屙不出尿,急得方医生十分辛苦。第三天,方医生在医院做了检查,前列腺增生,比较厉害了,专治泌尿系统的院长便给方医生开了一大堆药,要方医生吃上一段时间。

  方方岀世后,方医生本来就没有亲热过沈叶叶了,甚至乎没有碰过沈叶叶的任何地方。每天打仗一样,围着孩子转,像是忘记了夫妻间的事。突然屙不岀尿,方医生觉得连自己的玩艺儿也软塌塌了。这会儿,沈叶叶对方医生说:"方,你才二十八岁,这点子毛病怕什么,能治好的。"说毕,在方医生的唇边吻了吻。方医生头一次地觉得沈叶叶的嘴巴有点冷。

  此时,季节恰逢梅雨,哩哩啦啦的,下个没停。方医生挂了一厅堂的尿布了,沈沈、方方还不断地湿得来。方医生嘟嚷道:"那来这么多尿。"可自己的膀胱又满满的了。屙不出,方医生干脆不去屙。方医生是本地人,他的房子是父母盖的,土砖墙,四扇三间,没有专门的卫生间,小解用尿桶,大解去外面上厕所。自从岳母回去后,方医生夫妻一直各带一个孩子各住一间,方医生好累了,常常睡得沉,这沈沈尿湿被子的频率就高。方医生尿布、尿裤、尿被子的洗呀凉呀,这天总不得露一丝儿阳光。用炭火烘嘛,一次只能烘十几片尿布,许多的晚上,方医生只好盖没有被套的被子了。这边尿急屙不出来,这边天又阴沉沉地哩哩啦啦,把方医生的心情弄得一团糟。

  不知不觉,方医生讨厌起雨来了。见天起来,看见哩哩啦啦,方医生都要念念叨叨:"又下雨,又下雨,下下下,下塌天啦!"念叨了,方医生又不得不生着炭火来烘沈沈、方方尿湿的东西。把孩子送到婆婆家后,方医生骑着上班的自行车总要粘上桨糊般的黄泥,他没时间去清洗,这自行车便越骑越重。方医生骂道:"该死的雨!倒霉的雨!"方医生这样骂时,肯定忘记了沈叶叶第一次在雨中跳跃的样子。

  可沈叶叶这天又一身湿淋的跑进家来。

  方医生忽地咆哮起来,他首次没有叫"叶叶",他嚷道:"没有伞啊?这才刚洗完尿片,你又淋湿一身。不带伞啊?"

  沈叶叶惊了一下,吞了吞口水。她头一回听得方医生发火,知道他心里烦。她自然不想燃起硝烟,就柔柔地说:"方,你多久没有抱我了?"

  方医生怔住了,他望着沈叶叶粘贴着湿衣服的身体,抬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泪眼朦胧地叫了"叶叶",把沈叶叶拉进了怀里。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20/43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