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扫天

  父亲去世后,患脑栓塞后遗症的母亲一个人在老家乌盟察右前旗农村过活,尽管有大哥二哥两家人照料,但每到寒暑假我总要从包头市回农村看望母亲,今年暑期也不例外。

  刚进家门,天便下起了雨,母亲边接过我的挎包边说:“人多相靠龙多旱。今年是一龙治水,雨下得勤也下得匀。你瞧这天说下就下,通人意一样,今年年景错不了。”母亲的话不假,我坐汽车回村沿途看到的泥泞路面和道两旁长势茂盛的庄稼,就说明了家乡今年雨量丰沛。家乡十年九旱降雨量年均一百五十毫米左右,看来今年是个例外。我学文科出身,爱对一些话一些事发表些无谓的议论,就接着母亲的话头说:“还是多龙治水好,一龙治水容易一言堂,一个人说了算,发扬不了民主,雨还能降得恰到好处?”说完我觉得好笑,我和母亲说的根本不是一个概念,母亲说的是三个和尚没水喝一个和尚水富余的另一个版本,我说的是民主政治。再说了母亲一个不识字的乡村妇女,她能理解我话语的深刻含义?果然母亲对我的话不置可否,也知道我又说起了书生话,只是淡然一笑,问了几句我家里的近况,就给我忙饭去了。

  由于路途劳累一夜昏睡,第二天醒得晚,睁眼一看,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顺屋檐椽头流下来的浑黄的雨水,一会呈滴状一会呈细流状。爬到窗台向外观看,远处的山和近处的树被白茫茫的雾气包裹着,院子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水坑。母亲已起了床不在屋里,大雨天的母亲干啥去了,正纳闷着,只见母亲拎着把枳机扫帚从窗前走过,我更纳闷了,大下雨天母亲用扫帚干什么?我有点好奇双眼紧紧盯着母亲,母亲穿着雨鞋戴着顶旧草帽,拖着她那脑栓塞后遗症走路不麻利的左腿,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院子东南角,那里有一堆抹院墙剩下的黄土,母亲把扫帚倒置过来,让扫帚头朝天木柄朝下,然后把木柄插入黄土堆上。插的时候并不轻松,因为土堆尽管被雨水浸泡了一夜多,但由于黄土长时间被人踏被猪狗踩,很是瓷实,母亲就双手紧握木把,腰身向一侧倾斜,靠瘦弱身体的压力加上双手的推力把扫帚把柄深深地插入泥土里,插牢后母亲又看了几眼在雨丝中傲立的枳机扫帚才带着满意的神情离开。傲然耸立在风雨中的扫帚像把对天吼叫的大喇叭。我莫名其妙了,竟趴在窗台上观赏起这道独特的风景。母亲进屋后我就急切地问其中的原因。母亲解释说:“地早都下透了,雨再不停屋子就要漏水,地里垛着的刚收割完的麦捆也要生芽,再说了你一回来就喜欢骑自行车东颠西跑地收古货。把扫帚倒立起来,让它扫扫天,天就晴得快。”这说法多么新奇而有创意,我精神为之一振,感兴趣地问:“这能管用吗,让扫地的扫帚扫天?”“能管用,扫天上的云,村里家家户户都栽起扫帚,天准晴!”母亲肯定地说。母亲的话尽管迷信了点,但里面包蕴着多么深刻的哲理,令我思绪万千。我隔着重重雨帘望着茫茫的天际想,不管是一龙治水还是多龙治水,只要水没有治好,民众就会有所反应。

  起床后,戴着母亲刚才戴过的那顶草帽披着件外套到院子里转悠了转悠,院子里到处是积水泥泞不堪,雨依然不紧不慢地下着。察看了察看母亲栽的那把枳机扫帚,枝条上面挂满了晶莹的水珠,在层层雾霭下不屈不挠地立着。再观察村子里的其他户家,多数户家的院里也立起了白晃晃的枳机扫帚,白二小家立了起来,大黄毛家立了起来,就连老光棍疤满仓家也立了起来。那一只只枳机扫帚也像一只只大喇叭对着天空吼叫。风雨中伫立的我竟想起了唐人杜牧《阿房宫赋》中的一句话,“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接着我又眺望了几眼西北山峦上的天际,天际间的云比天空中淡了许多,估计到正午天能放晴太阳能露出脸来。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20/43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