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这里是一个人被嫌弃的前半生

  或许因为不被喜欢所以小心翼翼,或许因为小心翼翼不被人喜欢。

  谁知道呢?

  正如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不喜欢一个人往往也是不需要理由的。

  她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

  在亲戚、朋友,甚至陌生人眼中,她都是透明存在的。

  幼稚园,她不是没有羡慕过被老师牵手,被小朋友围在中间给糖吃的乖宝宝。

  也为此努力过,她明明也很乖,但她的努力收效甚微,甚至有些弄巧成拙。

  小学,她还是一个透明人。但她的同桌却恰恰相反,她漂亮,聪明,开朗,字写的像字帖一样好看,小小年纪画的一手好画,大家常因为拥有一副她的画而沾沾自喜。

  她简直是个小仙女。

  这样的女孩子是最受欢迎的。桌洞里经常有男孩女孩送的小礼物,一块小兔子形状的橡皮,草莓味的棒棒糖,小魔仙的贴画……

  小仙女经常为礼物没有地方放而感到烦恼,但这并不影响大家继续送小礼物给她。

  小仙女把它们分给别人。作为小仙女的同桌,她分到的都是最好的,也是最多的。

  她是开心的。她的零花钱很少,比一般小朋友还要少,好几天攒起来才能买到其中一个。

  但是这开心并不持久,像一朵烟花,瞬间灿烂后又趋于安静,更加孤寂。她的心,就在这瞬间开心后的落寞中一寸寸沉沦。

  小仙女被老师选中策划黑板报。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决定。

  她的字那样好看,还可以配上漂亮的黑板画。

  同时还有一个人——月月,她是天生的交际明星。

  小仙女因为容貌和优秀加成自带光环,月月并不是,她是那种天生讨喜的小孩子,小个子,永远带笑,自来熟,会聊天。

  有一段时间,她一度想和月月交换人生。

  她太孤独了。她想试试月月那样每次去卫生间都和不同女生一起去的感觉。

  那种和男生女生都打成一片的感觉。

  那种即使成绩一般讲课冷场时老师也会第一时间想到她的感觉。

  凭借老师的喜欢,月月可以和小仙女一起画黑板报,可是,凭什么呢?月月的字没有她的好看,画也一塌糊涂。

  她试图在老师下课看板报的时候帮小仙女做一些小的事情,比如画一朵小小的花。

  可是她并不专心。她一边画,一边小心翼翼用余光看老师的方向。

  她太需要这份认可了。可惜老师并没有注意到她,或许看到了却不肯分一份注意力给她。

  于是,她失望的把刚刚由于不专心画斜的粉红小花擦掉,这一举动却成功吸引了老师,他发出一声刺耳的啧啧声。(至少在她听来是刺耳的)

  “XX,”是老师在叫她的名字。“画不好就交给其他同学来办。”

  时间太久远了,她已经忘了自己当时是何反应。

  大概也是像现在这样卑微的讨好吧,那语气太过于急切和卑微,配上她“可怜”的表情,倒让老师一时回想不起自己说了什么严重的话,只能皱起眉,嫌恶她的不懂事和笨手笨脚。

  自己可真是十几年没有长进啊,她想。

  中学是她过的稍微开心的几年,因为她的成绩出色,一向不注意她的父母对她也更加关心了,走亲访友时也可以拿来向他人炫耀一番。

  小学一直被小仙女“压制”的她开朗一些了,但总给人感觉怪怪的,过于不真诚,或者过于热情。她总掌握不好交往的分寸。

  她的舅舅是一名老教师,退休多年依旧保持着训人的习惯,表哥表姐们都不喜欢他。

  可是她却喜欢,哪怕是听他训话。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真像是一种毒药,让人上瘾。

  那天,舅舅留下她训话,她在这种喝醉的感觉里晕晕乎乎,直到——“成绩不好也不要紧,不要为难自己,毕业去读个中专也是一样的,还可以给你爸妈减轻负担。”

  她蒙的抬起头,眼神中透出不可置信,她已经听不懂舅舅说的话了,急着反驳,“不是的,我今年期末考试年纪第三呢。”

  舅舅没听见一般——“现在中专也挺好,毕了业一样找工作。”

  “没有,我跟的上课……”

  “你三舅舅家小芬,人家中专毕业的,现在考教资,很快就是正式员工了,所以成绩不好什么也不影响。”

  她的成绩一直在全级前十,不知为什么给舅舅留下了成绩不好的印象,并且一直纠正不过来。

  去年,她考上了省内重点大学。她已经不想听舅舅训话了,出于礼貌还是安静坐着,“你哪个学校是三本还是专科?要提前实习,不然毕业不好找工作。”

  她沉默,一句话都不想说,因为她知道没用——录取通知书下来父母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亲朋好友,作为唯一的亲舅舅,他必然知道的。

  她也试图讨好舅妈,吸引她的注意,可是舅妈只喜欢家里有钱的小表妹。

  她提议帮舅妈洗碗,舅妈拉住小表妹的手:“乖宝贝,别碰洗衣精,快去玩吧。”

  她将洗好的碗给舅妈看,对方只淡淡地说:“知道了,你也去玩吧。”

  那敷衍的语气和明晃晃的疏远表情,分明就是在告诉她:做好你的透明人,不要试图吸引我的注意,无视是我对你最大的宽容。

  她看懂了。

  她越来越沉默,像个透明人一样。不,她已经是透明人了。

  时间久了,她觉得自己与空气无异了,她整天飘来飘去,为了避免交流,她从人与墙的狭小空隙中侧身穿过,人们仿佛看不到她。

  这样可真自由,她想。

  可是起风的时候她也很怕啊,怕自己被风吹走,更怕没人发现她不见了。

  她迫切渴望有什么可以拦住她,可是什么能拦住一团想要飘走空气呢?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18/42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