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你不要不安,更不必害怕

  这几天网络和现实都不安静,瓜一个接一个,前段时间企业高管性侵养女、北大女生去世、总裁夫人亲自下场锤小三、被前女友锤爆的小猪、以及被爆出SM丑闻的男星......

  “渣男”成群结队进入网友的视线,一众网友纷纷吐槽要患上恐男症了。

  也有网友呼吁:女孩子们要保护好自己。这就是老生常谈了,女孩子保护好自己是一回事,男性管好自己又是另一回事。

  正如那句经典台词“我花了二十多年教育我的女儿保护自己 你却没有花一秒钟时间告诉你儿子不要去伤害别人。”

  从最基本的,如果有一天女性不必面对各种“羞耻”,才是真的性别平等。

  姐妹们,我昨天照常在网上冲浪,不经意看到一条消息。

  一个网友发帖子说,收到了雪莉来自天堂的快递。

  快递里有卫生巾等女性用品:20包卫生巾,生理期专用的内衣内裤、还有用来暖肚子的红豆热敷贴。

  原来,雪莉在生前一直在做一项公益活动:支援低收入阶层女性卫生巾。

  现在许多贫困地区的女生收到了她的爱。

  就如网友所说,这是来自收到了来自成为天上星星的雪莉寄来的快递,是那么的温柔暖心。

  可是天堂当天使的她已经看不到了。

  01

  雪莉这个善良的女孩为什么要捐助卫生巾呢?这个被大多数人所忽略的公益项目。

  她曾在《真理商店》表达过:去商店购买卫生巾的时候,店员会用黑色塑料袋把它装起来。

  可是,“为什么卫生巾一定要藏着掖着带进带出呢?”

  生而为女,故能共情。

  这个温暖的女孩,她是女生,懂得体恤女生的需求。

  我很是羡慕能够拿到雪莉的礼物的那些女孩子。因为这里面有一颗暖暖的真心爱护女生的心。

  因为爱护女生,她懂得绝大多数女生都经历过以下的情形:

  担心书包里的卫生巾被人发现,专门放在小口袋里或是特地买了个卫生巾包;

  担心裤子上沾到血迹被人看到,经期只穿黑裤子;

  经期时,时不时还要问问闺蜜,我的裤子有弄上吗;

  担心购买卫生巾时碰到异性……

  为了避免尴尬、掩盖羞耻,我们想出了很多的暗号来代替卫生巾,比如:“大姨妈”、“那个”、“面包”。

  02

  我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恰好表妹在我家玩。

  表妹一个劲地问我,那是什么?

  我当时还是个六年级的小女生,我不懂也不知道,妈妈只告诉我怎么用卫生巾,却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流血,因此特别害怕。

  我只能回答她,等你有了,你就知道了。

  其实,我心里一直担心,我会不会死?为什么表妹没有,我却有?沮丧甚至生气 。

  不止我一个人有这种感想

  因为担心不合群,自己和别的同学不一样,我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小心翼翼,甚至有点自卑。

  需要课间换卫生巾的时候,我都是偷偷摸摸的一直等大家都走了。

  耐心等到卫生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才敢去。一路心里砰砰跳,还要留心会不会突然有同学来上厕所,看到我换卫生巾。

  再后来,初中的时候,女生们大多都已经在发育期,卫生间垃圾桶的姨妈巾才没有那么奇怪。

  我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大家都是一样的,不会再有人一直追问我,流血有什么感受,疼不疼?

  也许是习惯了每月的经历,也许是身边的朋友变得都一样,让我慢慢地不再畏惧和害怕。

  可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月经”这两个字的尴尬却一直存在。

  前几天,家庭聚餐的日子撞上了我的月经期。我肚子特别痛,所以就没有去。

  恰好昨天,我碰到了舅舅。他问我,是为什么没有去。

  我一时语塞。

  月经两个字徘徊在嘴边,却说不出口。

  03

  “月经羞耻”的现象,几乎在所有国家都广泛存在,尤其是那些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最为严重。

  在尼泊尔,存在着这样的月经小屋。女孩们一旦来了月经,就必须去这里居住,度过每月的经期。

  长1.5米宽1米的小屋时常要容纳3~4个女孩。

  空间狭小的同时,女孩们还要忍受饥饿,防止虫、蛇等毒虫的侵扰,甚至还有某些恶毒的男人的强暴。

  尽管2006年尼泊尔政府发令取消这种令人恐惧的小屋,但是思想上桎梏还在,这种小屋也就在阴暗处偷偷存在着。

  我们羞于说出月经。源于父母、电视、广告亦或是生理知识的缺乏。

  因为不了解,所以害怕。

  在《月经革命》纪录片中,面对镜头,女孩们羞于说出月经两个字。

  有人感到身体不洁,肮脏。她们因为月经,被拒绝参加礼拜,不被允许出席某些场所,甚至某些设施不能够触碰。

  男人们的态度则是令人生气。他们态度很是大方,毫不遮掩地认为,这是一种病。

  月经背负着疾病的污名,还在这些地区传播,月经羞耻也就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04

  尽管在中国,月经是一种疾病的荒谬言论不存在。

  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因为我们中大多数人选择了忽视。

  前段时间,疫情期间因为女性卫生巾引起热议。

  好心人经过重重困难,好不容易汇集女性卫生巾等女性救助资源。它们却在疫区门前被关上了大门。

  相较于口罩等需求,卫生巾被视为了特殊需求。

  卫生巾——女性生理期必备产品,什么时候成了特殊需求?

  那么多的女护士、医生、志愿者的生理期该怎么办?

  不论是生理知识不足,还是心理上刻意贬低经期这一正常生理过程,这些漠视都足以让人悲慨愤懑。

  我们崇尚英雄的形象,个体正常的生理需求很多时候不被重视。

  也只有感同身受的普通人,或许是最近正在经历生理痛的女孩,或许是因为封路后没买到卫生巾的女孩,才能在某一个瞬间,突然想到这些不平凡英雄们,是否也有着这些平凡的难处。

  在中国,月经已不像落后地区被视为不洁或是疾病,但是我们也应当再多走一步,更进一步。

  主动地、正确地看待女性的生理需求,而不是忽视、被动、直到无法跨过时,再去考虑,回应这些直到无法忍耐、才会被提出的需求。

  如在电视媒体面前,傅园慧坦然说出例假二字。

  不慌张,不尴尬,不畏惧。

  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孩

  我没有只是第一次来月经那一刻的重视。

  没有人恭喜我长大。

  没有人向我解释,你的女同学们以后都是会有的。

  也没有人带我坦然地去超市购买卫生巾。

  从一开始,我就害怕了月经。

  但是她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啊,从少女到中年,可以说陪伴了我们一生中最好的时光。

  小时候的畏惧让我下定决心,当我以后有了女儿,我一定会告诉她,月经并不可耻,我为你是个女孩儿感到骄傲。生而为女,你不用害怕。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18/42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