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为日好文推荐之“我只是穷了一点而已嘛”

  大家晚上好呀,我是小安。

  稿子是我借的,但想更文是真的。

  我家很穷,我从小就知道的。

  我穷了二十几年,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提到穷这个字眼的时候,我的内心大都是毫无波澜的。

  那是什么又让我想到了这个问题呢?

  是我的老同学阿水。

  阿水并不是她的本名,而是我们给她起的绰号。

  这个姑娘人像水一样清澈又柔软,超级喜欢喝奶茶,故称其为阿水。

  但是这样的姑娘也是有烦恼的。

  一天晚上,阿水跟我抱怨道:家里连网线都没有,你知道我这几个月网课是怎么上的吗?

  这样的话,我已经见怪不怪,虽然我和阿水相隔百里,通电话也是经常有的。

  内容嘛,大概就是她单方面的向我抱怨。

  勉勉强强能过的家庭,出身农村没有退休工资和保险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年过半百的父母,势利眼的亲戚,嗷嗷待哺的弟妹,一无所有的自己……

  上面的每一项对于一个20多岁意气风发想要大展身手的学生来说,都是致命的压力,他们无形中磨掉一个孩子的自尊。

  我和阿水很有共同语言,大概是我们经历相似。

  我们不相同,阿水野心勃勃,一心想去北上广深一展身手。而我只想找一个三线小城市过普普通通的生活。

  我们又很相同,因为不管哪一种选择,我们的原生家庭不会提供任何的助力。

  父母大半辈子的见识都仅限于满是钢筋混凝土的工地和长着庄稼的黄土地上。

  阿水在哭,她说:一边跟我说家里很穷,一边又让我在学校吃好喝好,这怎么可能呢?

  让我努力学习,让我考研,又说拿不起学费你说可笑不可笑?

  我想,阿水一定是喝多了,这话她平时从来不说的。

  她又拉着我的手: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最怕去亲戚家做客,我害怕见到他们,因为我身上的衣服都是他们家小孩不要的。

  我从小就知道家里穷,但没想到这么穷。

  我一直都活得小心翼翼不敢说话,不敢做事,怕惹了我得罪不起的人…

  可是他们还嫌不够,日复一日地重复家里有多穷。

  我害怕回家我害怕见到父母每次见他们一次,我都像背上了一块石头。

  他们只想我往前走,却不知道我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深的能埋住我的脚。

  阿水絮絮叨叨,说着对原生家庭的埋怨和对自己无能的怨恨。

  她恨父母,不是因为恨他们没有给自己一个良好的家境,而是恨他们无形中磨平了自己的尊严和野心。

  她恨自己,如果自己足够优秀,那么作为家里的长女或许可以撑起半边天。

  这话让我眼皮跳了一下,说:阿水,你千万不要成为伏地魔呀。

  她苦涩的笑了笑说:谁知道呢?

  我爸妈今天跟我说等我上班以后,让我承担弟弟的学费。

  他是我亲弟弟,我能不管他吗?

  让我伤心的是,这件事由我爸妈说出来。

  她接着说:我就是这样,我是这样矫情又别扭的人。

  有的事不用说我也会做,但是我父母说了之后,我一定不会再想去做,我潜意识里觉得他们对不起我,想要和他们对着来。

  我才不想一个人难过。

  你看,我都20多岁了,叛逆期还没有过去。

  阿水说:

  我常常想,如果当时他们换一个方式,我会不会和现在不一样?

  我一点也不想做一个别扭的人,我回家妈妈给我买了一个很贵的大衣,明明知道他们为我好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生气。

  这件衣服的价格远远在我们的消费水平之上,如果我家境好,我会毫不犹豫开心的接受,并亲亲她。

  但我很生气,也很想要那件衣服,但我不忍心。

  她暗示我家里很穷,却还要坚持花钱给我买一件这样的衣服,因为她知道,我不会要。

  可我只感到气愤,很无能的气愤,气自己无能,气自己的可耻物欲。

  我知道,你要懂事,这四个字是从小刻在阿水骨子里的,让永远她无法任性。

  让阿水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那年冬天,阿水一个人坐在床上补作业。

  那时候家里还没有写字台,她十岁,母亲边看着她写作业,边说阿水你一定要懂事,你不知道妈妈吃了多少苦。

  然后阿水听了一个古老而又反复的故事。

  故事里和她年纪一样大的妈妈失去了妈妈,跟着长嫂讨生活,像所有悲情故事里失去母亲的孩子一样,过着灰姑娘一般的生活。

  但是并没有王子来拯救她,到了适婚年龄,长嫂将她嫁给一个老实但不思进取的男人,于是她开始了日复一日心掰成八瓣的生活。

  那时候阿水听得像流眼泪,她一直知道妈妈不容易的,只是,她也不容易啊,中学时期过的苦兮兮,每一元钱都算计着花,聚会从来不敢去。

  大学了,一边读书一边兼职,每天安排的满满当当。

  也会因为老家的一个电话、妈妈暗示她要节约花钱而感到无奈,也会因为深夜的一句“降温了,记得多穿件衣服”而选择谅解。

  她陷入了不断自责、不断责怪、不断原谅的怪圈。

  某个深夜,阿水恍然大悟,哦,原来我第一次做人家孩子,他们也是第一次做人家父母啊。

  为人子和为人父母一样,都不需要通过考试,如果说他们是不及格父母,那也我也是不及格的孩子了。

  我仍然记得阿水常常说的一句话:如果我们互不亏欠就好了。

  可我们相互亏欠啊!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18/42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