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必读之我以为自己做了好人

  “曾经我一度以为:老好人是一个褒义词。”

  曾经小安也是一个老好人,后来发现做好人已经很不容易了,为什么还要做老好人呢?

  文|飞行堡垒纯正北方人,现于某中流211读本科,喜欢看电影、运动、数码、旅行,了解实事图|堆糖

  山哥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俩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来自同一个城市,都喜欢看电影等等。

  因此,本来就比较爱交友的我们俩人很快就打成一片。

  山哥住在我斜对面寝室,经常会来串串门。我的室友也都是很热情的人,对他的到来基本都是欢迎的态度。

  山哥也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做事非常的随意。

  我之前自认为是一个比较心善的人,很多时候同学需要帮助都会来找我,我也尽量能帮就帮,即使有时候自己觉得很麻烦,但毕竟帮助别人也是给自己攒人品。

  山哥也总是找我帮忙,大到帮他做个ppt写个读后感,小到去超市买瓶水,我几乎无一例外会答应。

  当然山哥也有所回报,经常给我分点好吃的什么的。我也就当作礼尚往来了。

  日子就像流水一般过去,每天的生活大多都是千篇一律。

  某一天晚上十点,我正在寝室看着书,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这年头,打电话的不是快递小哥,就是骗子。

  我漫不经心拿起手机准备应付,发现来电显示竟然是山哥。

  到了直接打电话的地步,很明显是有急事。

  果不其然,山哥在电话里讲到:刚刚踢球的时候,由于天色昏暗没注意脚下,摔了一跤,腿骨折了。

  打电话是让我找个轮椅去支援一下他。

  但是学校里上哪儿找轮椅去?

  我也来不及考虑别的,马上又是给导员打电话,又是上医务室,又是把已经洗澡上床了的室友老关拽上,一起去操场上把山哥拖出来等轮椅。

  疲惫的老关在轮椅来了之后就回了寝,而我一直陪着山哥到医务室,顺带应他的要求帮他买了两瓶水,最后一直等到他在这边的一个亲戚来将他接走——这时已经十二点多了。

  第二天山哥发来信息:打上了石膏,估计这学期离不开轮椅了。

  两天后,山哥坐着轮椅回到了学校。

  受伤的他,有很多不便之处。

  于是和他交情不错的我自然成为了他的求助对象:要换教室上课时,陪他到新的教室;中午下了课,护送他回寝;有时他想留在教学楼学习,也会找我帮他从食堂送份饭到教学楼,并备注好要x食堂的xx菜。

  经常中午我也滋生困意,不想耽误自己睡觉的时间。但他经常说:“老于啊,你再不帮我,就没人帮了。”每每听到这话,我都会心软下来。

  受伤的山哥在宿舍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因为动静太大,经常会打扰到室友,便在一个周五下了课后,搬到了在学校旁边租的公寓。

  为此我还挺佩服他的为人着想,同时也稍稍庆幸:他应该不会是一个人住,至少会有人看着他,那么也就不需要我帮什么了。

  两天后的上午,我在床上看电影时,又接到了山哥的电话。

  “喂,老于,干嘛呢?”“没干啥,有事儿吗”“中午来我这儿吃饭啊,有红烧肉!带上老关一块。”

  我不好拒绝他的盛情邀请,就拉上老关一起去。

  刚出门没一会儿,我又收到了山哥的信息:顺便帮我带一点东西吧。我看了看山哥列出来的“一点东西”:二食堂的炸鸡,三食堂的汉堡,以及几瓶饮料。

  “这哪是去吃饭,这是送外卖啊。”老关嘟囔了两句。

  老关的吐槽还真没说错,刚进门,就听到山哥笑嘻嘻地打招呼,“辛苦了,外卖小哥。”

  然后他拿出准备好的菜——一小碗红烧肉,一碟炒白菜以及两碗米饭。

  “可能不够多哦,见谅了。”山哥边说着边从包装袋里抽出一只炸鸡腿啃了起来。

  离开的时候,我们收拾并带走了剩下的垃圾,山哥坐着轮椅目送我们到了门口。

  “二食堂的炸鸡果真名不虚传,如果能在他们楼下开个分店多好。”出门之后,老关面无表情地跟我说道。

  过了几天:原本上课时,坐在山哥旁边的人越来越少;下课的时候,同学比往常走得更快,甚至下课铃还没响就开始收拾东西。

  我实在看不下去越来越寂寞的山哥,便还是跟他走得很近——也就是继续帮帮忙。

  而山哥提出的要求更加变本加厉,甚至有时候直接说了让我从食堂买饭送到他的公寓。

  我也半开玩笑地跟他讲过:“回头要是不帮你了,你咋办?(我们学校比较偏,点外卖非常麻烦)”

  他则是毫不在意地回答,“那我就饿着呗。不过我相信你是不会抛弃我的。”

  就这么又过了一段时间,渐渐地,班里开始有人让我跑腿。“老于帮我捎瓶水”“老于中午去食堂吗?帮我带个饭,我要二食堂的刀削面”“老于帮我取个快递吧,送到我寝室门口就好”……

  越来越多奇奇怪怪的要求让我愈发不满,后来有一次,某同学让我帮他买个饭送到宿舍,忍无可忍的我终于开了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同学的回答则让我感到意外:“反正你都要帮山哥跑腿,顺带帮帮我怎么了?”

  我终于意识到,无条件的帮助山哥,有形无形地都给我带来了许多麻烦。

  我便直接找山哥聊这个问题。

  出人意料地,山哥竟然爽快回答我:“你早说你没空啊,我就找别人了”。

  听了这句话,山哥之前给我留下的负面印象反而消减了,甚至我自己都觉得我太小肚鸡肠。

  开始山哥也算是一言九鼎,几乎没再找过我帮什么。

  但是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有的同学开始对我有了些成见,我在微信群里发信息时不时会被回怼,上课回答问题时,底下也总是议论纷纷。平日跟我玩的特别好的同学,竟也跟我有了一定隔阂。

  山哥也失去了前段时间的客气,话语里透露着一丝丝冰冷。

  有一次下课,我背着包出了门,无意听到山哥和别人的对话:“别找我带饭了,我没空!你怎么不找你的专业跑腿户于xx啊!”

  “他也不行。这个不够意思的家伙,表面说是没空,其实就是懒得帮,没点良心。”

  我感到很心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难道帮助别人真的是一件错事?现在的我不但和山哥不对付了,还把麻烦带给了其他人,闹的大家都不愉快。你说这咋办啊……”这个周末的晚上,我喊老关出去吃饭,把积蓄已久的困扰告诉了他。

  “其实老于,同学们没做错。山哥寻求帮助,也无可厚非。要说真错,还是你,做的太过。”

  老关抿了口雪碧,假装这是82年的拉菲,然后一脸严肃地跟我讲,

  “你帮山哥的忙,本质上没什么问题。但是你做的太多,就导致山哥对你产生了依赖,以及别的同学产生了‘照顾山哥没我们的事了,反正有于xx在’的错觉。你尽滴水之恩,他会谢谢你;你面面俱到,他也不会感恩戴德。但你从面面俱到,突然切换到置之不理,山哥反而会有‘你怎么突然不帮我了,真不够意思’的想法。这便是升米恩,斗米仇呀。”

  “确实唉,孙俪和向海清的事件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我叹了口气,也拿起一杯可乐。

  “是啊。”老关拍拍我的肩膀,“而且在这件事情里,你还有很糊涂的一点:压根没摆清自己的地位!孙俪有钱吧?向海清找他要的钱多吗?对他而言九牛一毛吧。

  但随便给钱不是孙俪该做的事情啊。同理,送个饭对于你是难事吗?跑个腿也仅仅是简单的体力活,但这不是你的职责——脱离自己本职帮忙,纵使难度不大,也别做的太多。

  山哥家里人随便给找个保姆,就能完美解决,而他现在甚至能剩下这笔费用,为什么呢?可能他会和爸妈说,‘不用保姆了,我有个同学完全能替代,还不要钱,岂不美哉?’”

  我感到心痛:我以为我做了个老好人,其实,只不过是成为了别人的免费劳动力,最后还要背上一个骂名。

  “所以,答应自己”老关举起他的雪碧和我的可乐碰杯,“别再做老好人了,这真的不是什么好词呀。”

  回学校后,我建议山哥去请一个保姆。在我的劝说下,山哥最终不情愿的答应了。

  保姆的到来彻底解放了我们,而回过头来清醒的同学们,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里,我本身就算是“舆论的受害者”,又重新与我恢复了往日的关系。

  一段时间后,山哥的腿也痊愈了。

  某天他拿了一盒特产来,说是家长带的,以感谢我前段时间的帮助。我回绝了。

  随着山哥回归,班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秩序,像以前一样,流年似水,千篇一律。

  只是,我将不会再做老好人了。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18/42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