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好文每日分享之人生如此·拧巴

  在人的一生中,拧巴无处不在。

  关于人生,关于未来,记得小时候,心里总是充满了好奇,但是眼中却充满了茫然。尤其是听到大家或者长辈们说,这孩子不错,机灵聪明,长大一定成才。时移世易,在不同的环境里,大家逐渐长大。

  邱君,长我五岁,家境贫寒,为人努力。邱君有一弟,智力不足,因其弟襁褓之时,天气寒冷,其母用被盖之,不小心盖过头部,导致其弟窒息,差点没命,结果损害了脑部发育。与邱君接触,是在我初中之际。时间久了,感到邱君博学踏实,待人诚恳。我母亲也常说,邱家也就指望着这个大儿子了。

  为供邱君读书,邱家总会养二头牛。每到假期返校前,邱父便将一头养大的牛拉去集市卖掉,换回的钱财让其带走,以备上学之需。另外再买上一头更小的牛,循环往复养之卖之。我印象深刻的是,邱君每次放假回家,只有临返校时,家中才会买些肉食,做一顿好吃的焖面,以鼓励他回到学校用功上进。邱君读书也很是刻苦,成功大学毕业并分配于另一城市国企工作。

  邱君工作之后,的确没有辜负家中期望。常抽时间回乡探望,家中日子慢慢好起来。其为人颇得邻里称道。自其工作之后,因时间关系,便与我相见甚少了。有一年回家,问起近况,我母亲却说:其已成家好几年了,爱人是一个单位的。只是有了一个儿子,天生耳疾,听力不好,还去北京看了很多大夫。后来再相见时,果然看到其子头上带一助听器。邱君无奈道,这孩子这辈子也离不开这个助听器了。

  听罢之后,心里甚是难过,却无计可施,深感造化弄人!

  杜君,长我二岁,家境富足,贪玩淘气。小学初中时,上下学与我总在一起来来往往。改革开放之后,杜家先开了一家磨面铺,杜父也做起了包工头儿。比起周围以农为生邻居,日子要好上很多。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农村,他家先有自行车、电视等物件。每逢周末,杜君总会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十里八村东奔西跑的玩耍,田间、河畔,到处都有我们青春年少的足迹,怎样也玩不够。

  杜君有一大姐,记得一年冬天,大半夜听得到他大姐在家里鬼哭狼嚎一般,竟然把贪睡的我吵醒了。我母亲听得奇怪,深夜赶之杜家规劝。第二天醒来起床,却听得是杜父大半夜喝酒回来痛打大女儿。我母亲义愤填膺的说,杜父真是够狠,也下得去手。大半夜拿着胶皮三角带,大半夜就那么抽打女儿。跟着杜父便不让这个大女儿读初中了。原因现在想来可笑,据说是大女儿和别人早恋,实际上也就是同学之间传了个纸条。

  我读高中之时,杜君已不再读书,家里托人找关系给安排到了市里一个国企上班。每到寒暑假,我回到家里,他总会过来探望我,天南海北瞎侃半天,并邀请我去他家玩。只是我不喜好他父母作为,早已不去他家玩耍了。又过两年,杜君结婚,爱人曾和我初中同学,长相漂亮,身材高挑,是一个小学教师。记得上初中时,年幼不懂事,还和她吵过架,没想到倒成了邻居。

  我在北京读研时,一次给母亲打电话,问起杜君的情况,却说他已经死了。当时我真是大吃一惊,在电话里连问三四遍,才敢相信这个事实。原来是晚上进城上班路上,骑摩托车出了交通事故。后来过了两年,我母亲才又说道,杜父对其儿媳妇意见颇大,嫌其女方家里当年随嫁彩礼少,总是找茬让杜君动手打她。人家小两口,甜蜜还来不及呢,怎么愿意。只是杜父逼得紧迫,杜君就时不时的动手打人。出事故那天晚上,杜君在家里跟杜父吵了架,又对其爱人动了手。然后饭也没吃,骑上摩托车,想回城里躲清静,没想到半路撞车而亡。

  这些话,是杜君爱人改嫁之前,来我家和我母亲说的。改嫁之后,把年幼的儿子留在了杜家,与杜父、杜母一起生活。

  杜君的死,是我每次想来,心里非常难过的一件事。

  吴君,长我一岁。幼时同学,还是亲戚,家境不错,人也不坏。只记得其小时候喜欢学港风,留分头,穿的和小贴画里的香港公子大同小异。我母亲总说他爱时髦,也会埋怨吴父吴母也不管管他。吴父在当地大小是个小头头,认识人也多,来往巴结的人也多。在我小学五年级左右,吴父与吴母离婚,各自生活。

  因性格不同,我与他交往不多。成年后只是偶尔回到老家,听过母亲或者吴父说到他的情况,才略知一二。忘记有几年了,可能是在五六年前,听吴父说,吴君工作之余,还开了一个粉丝店,生意还不错,还要了二胎。听到家里人这么说,我心里还替他高兴,认为他生活工作都顺利如意,对他大加夸赞了一番。

  可是世事总是充满了意外。虽然很多意外与我们擦肩而过,但是有些和我们有关的意外却让我们大吃一惊,措手不及。原来,吴君不知何时,喜欢在网上赌钱,被套上了高利贷。一来二去欠下了近二百万的赌债,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吴父卖了城里的房子,吴母把攒了多年的养老费也拿了出来。要知道,这老俩也都七十岁的人了。还好吴君的两个姐姐出了大力气,也为其凑了几十万还债。只是问吴君具体啥情况,其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也含糊其辞。

  听到弟弟电话里告知这个消息,我也却是无话可说。

  一场赌债,把全家人的身家都给搭了进去,一下子回到解放前。这叫什么事!

  闲来无事,想起人生无常,忆起幼时伙伴,不由得写了出来,以期明悟人生,通达自解。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15/40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